歷史的沉重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因為警察愚昧無知,給了香港人一次機會去認識世界歷史。

我想到有去過奧斯維辛集中營參觀的人,都會對日前警察的可恥言論感到深惡痛絕。

我與友人到訪當地時,剛好落雪了,寒氣刺骨。但看到展出的物品,更是由內凍出來,是心寒。看到一大堆死者的毛髮、一大堆小孩的鞋,除非心如鐵石,否則難以不動容。記得當時不斷在想:這就是人類最醜陋的一面。集中營所展示的,是人類的罪惡、現代官僚架構導致的平庸之惡,以及極端種族和民族主義如何泯滅人性。

以色列領事館和德國領事館分別發表聲明,批評警察的類比不當,德方甚至批評講者「對史實缺乏了解」,可謂嚴厲。跟朋友談起,方記得中三課程已經包含二戰,大屠殺的歷史也必然在其中。但很可惜,我們中學的歷史課程始終比較注重背誦,高中尚且會加上機械式的點評(political, economic, social aspects),而無教育學生建立史觀和史識,把歷史融入當下,理解世局。香港從來是不重視歷史的城市,而宗主國中國更是捏造和篡改歷史的能手。

但老實講,比起缺乏歷史教育,近來的世界大潮流更令我不安。歐陸的新納粹等,以及Trump團隊的「alternative facts」(即是:lies),均令大勢漸漸走向拒絕承認歷史,甚至嘲弄尋求進步的人。我早前看《NASA無名英雄》時,一邊在想Trump、Steve Bannon及其支持者的種種言行如何獲得掌聲,不禁悲從中來。我實在不願見對抗國族仇恨、追求種族平等、抗拒強人獨裁等立場,統統被打成所謂的「政治正確」或「左膠大愛」。可以批判、嘲弄所謂「自由派」的種種不是,但請不要因此便投向謊言。按現時的趨勢,我相信不久便會有意見領袖為希特拉、墨索里尼翻案,並獲得讚好,令某些身處主流的人也投懷。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不是突然從天而降的,而是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我深切希望不論屬何派何系,均能共同守住人類文明的底線。

歷史是沉重的,壓著我們的傲慢,使我們能踏實。把歷史拋開,我們都要付出極沉重的代價。

文:莫哲暐

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