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評級不是街市買餸──寫於前皇都戲院評級之前

前皇都戲院評級爭議糾結了近8個月,古物諮詢委員會(古諮會)今天將再次討論,我們的良好意願是,古諮會公允審視這建築的獨有價值,根據客觀知識及常理判斷,把這城市瑰寶評為一級,作為「最起碼的恰當」。

大約8個月前,古物古蹟辦事處(古蹟辦)將皇都建議評為三級,引起公眾嘩然。根據古諮會的會議文件,這次古蹟辦決定「從善如流」,把建議評級「升呢」為二級。不少人問,如此「皇恩浩蕩」,我等蟻民是否應該收貨?

如果決定歷史評級如街市買餸,「你叫價三級,我還價一級,最後二級成交」,大抵我們早可高掛「成功爭取」橫額,高呼獲得 「階段性勝利」,鳴金收兵。

牽涉珍貴歷史建築生死的嚴肅決定

但是,歷史評級真的不是街市買餸。這是個牽涉我城珍貴歷史建築生與死的嚴肅決定,除了決定政府會花多少力氣去保護,更是一個立場宣示,告訴大家我城如何看待自己的歷史與過去,牽涉全香港700萬人的福祉。

要達至令人信服的評級決定,牽涉3個層次:客觀科學的考證、專業嚴謹的決策、廣泛共識的凝聚。皇都戲院的爭議卻是最好的例子,完全揭示了古蹟辦在歷史建築評級制度的工作中完全不合格。

當初古蹟辦建議把皇都戲院評為三級,消息一出,公眾嘩然,不明如此背離專業、常理及民情的決定,究竟理據何在?我們多番去信古蹟辦執行秘書蕭麗娟女士,要求檢視專家評審小組評分,或與專家小組見面溝通,或讓更多專家參與是次評級,但得到的,只是最官僚式的回應,就算到了今天,他們還是拒絕回答,當初那個莫名其妙的決定,究竟理據何在?基本上,古蹟辦的歷史評估工作,只是在黑箱中作業。

這是一套人治當道的制度,長官意志等於一切,總之龍門任我搬,詞窮理屈時,古蹟辦就端出一籮筐官式八股作檔箭牌,左一句「專家評審」、「專業決定」,右一句「現行制度」、「既定程序」,並藉此迴避最基本向公眾交代的責任。

評級決定茲事體大,因此民間嚴肅對待,不斷奔走,訪尋專家,努力搜證,只為了還這幢世界獨有建築一個公道。民間已認真立案,古蹟辦不同意的話,我們歡迎溝通、辯論和對話,更不介意修正我們的結論,道理只會愈辯愈明。

現時評審準則明顯過時

但現時舉證責任在古蹟辦:你要低估皇都戲院的價值,悉隨尊便,但你們有責任以文明說服我們,向大家解釋背後理據何在,原因為何,而不是只躲在「暗角」中,我說三級就三級,二級就二級,你們接受就是了。沒有這個「說法」,民間別無選擇,只有在任何場合、任何時間、任何崗位去提出質疑,直至所有人都知道,古蹟辦的工作水平是如此地不濟。

古蹟辦開口埋口說「專業決定」,但這次爭議中,「專家」的不足實在表露無遺。我們不是一心要挑戰專家權威,但是,任何常人都會想到,沒有任何一個「專家」可以膽敢說自己熟悉香港所有時代、類型的建築──你精通漢朝帝王將相、清代宮廷變遷,不代表你深入理解香港戰後影視業的發展及歷史重要性;你對漢墓或清代廟宇瞭如指掌,不代表你會同樣掌握戲院建築及其在香港現代主義建築潮流的角色。對待皇都戲院,現時評審的準則很明顯過時了,而尺度錯了,評級決定只會滿盤皆落索(更不提有專家小組成員親口說,自己不太重視古蹟辦提供的研究資料,只會依自己的認知去評分)。

歷史建築盛載市民感情及回憶,任何令人信服的評級決定,最終需要廣泛民間參與;任何良好的評級制度,需要容讓官員吸納最多民間的智慧、 識見及視野,鼓勵對話及知識的交鋒,而這一切,不能只局限在最後一個月的「公共諮詢期」內發生。

現時愈來愈多人自發參與保育工作,如果我是古蹟辦領導,我的首要任務必定是建立開放平台,鼓勵民間有心有力有歷史感情的人各師各法,努力為我城不同歷史建築進行研究、探索,並容許官民站在同一高度對話、切磋、論辯,藉此豐富社會整體對古蹟的知識基礎。官民意見未必一致,但大家都以文明相待、以道理服人,亦只有這樣才能促就官民之間的共識及保育願景。你看國際大城市成功的保育機制,必定是這樣。

但是,在封閉、人治的機制內,任何「既定程序」、「專業制度」都可能只是幌子,只有官員意志才是最真實,良好善治無從說起。而古蹟辦多次被質疑肆意低估歷史建築的應有文物價值,究竟其領導蕭麗娟女士有否受上層發展局官員的影響、地產商的游說,或只是因為個人懦弱無能怕事,關心自身官位多於一切,民間亦無從得知及監察──因為,一切都在黑箱內進行。

評級爭議最核心的癥結

舊建築牽引歷史情感、身分認同、集體回憶,以及我城人對未來的夢想、願景,如此種種,都是城市的靈魂。古蹟保育不只是向後望,更是向前看,讓我們把自身獨有及值得自豪的東西留下來,在世界的版圖上留一席位。

如果評級決定背離常理、違反專業、隔絕民情,根本只是人治陰霾作祟,或流於街市買餸式的討價還價。

皇都戲院最終是一級還是二級,我們相信古諮會成員有足夠智慧,作出一個公允及令人信服的決定,我們也期望關心皇都戲院的朋友會在公眾諮詢期踴躍表達意見。但古蹟辦的工作水平及輕藐民間的態度,相信大家已經受夠了,若不匡正這些根本問題,評級制度是永遠沒法得到大家的尊重及認同。這是皇都戲院評級爭議最核心的癥結。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