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海光與威權台灣vs.劉曉波與威權中國

劉曉波被證實患癌,甚至未確定是否真的能保外就醫,令筆者想起上世紀戒嚴時期的台灣,都令人想起同樣因癌症而死的殷海光!

戒嚴時期的台灣,專制程度不亞於今天一黨專政的中共政權。今天中國只容共產黨,組織反對黨會馬上被打壓。當年的台灣都同樣只容國民黨,1960年組成的自由中國黨都馬上被壓制,組黨者還捱了不少牢獄之苦。如果說今天中國基層選舉充滿篩選、選舉舞弊,1970年代台灣地方選舉的舞弊更引發了中壢事件一類的騷動。如果說今天中國政府把許志永、浦志強、劉曉波等維權人士囚禁,當年台灣更是跨張到會用特務暗殺一些反對自己統治的人,陳文誠和劉宜良案就是最佳的例子!

戒嚴期間,更有一位名叫殷海光的台灣異見人士被受打壓,最後因癌症慘死在台灣!

殷海光喜歡哲學,曾發表著名的演說《人生的意義》,指人除了追求基本生存需要,都需要理想,都需要追求人生精神滿足。喜愛思考的人,自然會質疑威權統治。殷海光都經常寫文章批評獨裁統治。他不但在《自由中國》撰文批評獨裁統治,他甚至大膽地提到:「今日的臺灣,在實際上早已成為一人一家一黨的殖民地。這一個殖民地在骨子裏完全被置於效忠私人的秘密力量嚴格控制之下。人民有吃、喝、玩、樂之『自由』,更有腐化墮落之『自由』。只要做得不破面,官吏大有貪污之『自由』。這些,都是網開一面的。然而,人民沒有求知的自由,沒有思想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更沒有政治自由。」殷海光的警世名言,恐怕不但適用在威權時期的台灣,在今天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恐怕都有不少共鳴!

正因其大膽的言論,殷海光被受不少打壓。《自由中國》沒多久就因行徑太大膽而被禁,連殷海光的書都被禁。後來,殷海光甚至被趕出大學,不能教書,更可見當年台灣仍未有實行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概念! 殷海光甚至連出國都被受限制,國內被人監視。最後,他還在惡劣的環境下得了癌症,都不能選擇出國治療,最後慘死在台灣!

即使上世紀的台灣如此專制,他們還是變得更好。1980年代開始,由於公民社會的努力、外國社會的壓力和國民黨思維的改變,台灣解除了戒嚴,邁向了民主化。1949年失去了中國,現在卻變得更為尊重人權、更民主。可是,台灣對面的那片大陸卻完全不同,共產黨1949年從國民黨奪得了江山,明明佔了先機,今天卻仍在人權方面停留在對岸1960年代的水平。今天的台灣養得下多黨制,中國卻有一位和殷海光一樣敢言的人,因為一篇《零八憲章》被關在牢子,還與殷海光一樣不幸地得了癌症!

自己小時候是一個很愛國的人(現在己經不是了),有一次看到報紙報導劉曉波法庭要劉曉波坐牢,自己不禁想,為何中國經常說得自己那麼好,卻不能容得下不同的想法? 不知不覺間,小時候的我,就對中國政府產生了質疑,最後演變到在今天對中共的完全失望! 更令人可惜的是,到了成長後,這個國家還停留在異見人士得了癌症,到現在都未能確定是否真的能到外國得到治療地步! 這樣繼續拖延下去,把劉曉波留在國內,不盡早放走他,根本與當年殷海光無法出國治療只能在台灣國內受病痛折磨無異。

因此,儘管傳聞指劉曉波己經到了未期,很難根治,但我們都不能放棄希望。希望香港、中國、國際社會的政治人物和有識之士快點要求中國政府盡早釋放劉曉波,讓他出國治療,盡早得到自由,不要讓劉曉波成為中國版的殷海光,不要讓他因癌症而慘死。

文:王一一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