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新東議席更重要的東西

有很多事情完結後,退後一步,才會看得清楚一點。

立法會新東補選塵埃落定。背負傳統泛民的沉重包袱,但又抱有革新思維的楊岳橋,憑着出色往績、議政能力,及過人魅力險勝周浩鼎。代表本土派勇武路線的梁天琦,在補選前急速冒起,終以高票落選,雖敗猶榮。泛民保住了所謂「關鍵一席」,本土素人初試啼聲成績不俗,整個反建制陣營可謂一片皆大歡喜。可是歡樂過後,現實的殘酷就逐漸浮現。

泛民勢危 謙卑唯楊

事實上,這次選舉結果可以視為選民對傳統泛民黨派發出的最後通牒。票投予楊岳橋者,明顯未必全然認同泛民。在所謂「顧全大局」的拉票策略底下,有不少選民選擇楊岳橋,乃是希望阻止周浩鼎入局而已。相反,梁天琦所得的6萬餘票,相信也有不少是不滿泛民過去表現,以選票作出的無聲抗議。如果出選的不是出類拔萃的楊岳橋,在泛民乏善足陳的拉票策略之下,極有可能落得慘敗收場。從此角度考慮,再加上對手建制派明顯未盡全力催票,泛民未來的情勢其實非常不利。倘若泛民各持份者不聞不問,沉醉勝利而不加反省,9月立會大選將是岌岌可危。

可幸的是,楊岳橋懂得謙卑自省。

作為勝選者,楊雖勝不驕,有大將之風。他甚至以幸運來形容自己的當選,並在勝選感言中不諱言,自言得票當中不少乃是含淚選票。言下之意,選民的支持並非必然,傳統泛民是時候放下「大佬心態」,不能再怪人家「界票」了。楊岳橋承諾為泛民帶來改革,其成效我等引頸以盼。但起碼,謙卑可以更加強大的道理,楊岳橋已經為泛民好好示範。

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土和寡 虛心唯梁

另一方面,梁天琦可謂時勢造英雄。「本民前」在其他本土派系如熱血公民和青年新政等一致力挺之下,初出茅廬即取得可觀票數。梁天琦本人當然居功至偉。他一洗過往本土派在公眾眼中野蠻、排他的暴徒形象,在鏡頭前面文思敏捷,以青澀坦誠的印象讓人眼前一亮。可是本民前的論述顯然未盡完善,甚至在楊岳橋的妙語如珠下更見薄弱,因此得票雖多,仍屬小眾。例如「抗爭無底線論」如何能夠說服群眾?敵視記者的抗爭手段,究竟是意外,還是初衷?又,年初一的某些無理和不人道的暴力(如鬧市縱火,或向倒地不起的警察繼續猛烈攻擊等)的出現,本民前作為行動號召者是否應當檢討以及負責?諸如此類,本民前及本土派必須仔細思考,否則難以服眾、難成氣候。

可喜的是,梁天琦懂得虛心求進。

在選戰期間,梁天琦多次公開感謝楊岳橋幫助,亦可以見到梁不斷修正改善自己的論述中的死穴(如「抗爭無底線論」,逐漸演化成「對等暴力論」,後來又再解釋「無底線」只是指自己的付出無底線等等)。作為素人,他自知政治資歷不足,修正改善並不是什麼羞恥的事。他知道無論任何形式的抗爭,都需要更廣大的群眾的支持,都需要堅實的理論基礎,都需要同路者。梁天琦甚至在落選後提到客觀現實是,面對暴虐極權,「和理非非」和勇武抗爭兩條路線應該並存;兩條路線都同時有人在走,公民社會跟政權談判時,才可以有更多籌碼。這句話是一些自稱本土派政客及其支持者,多年來說不出口的真話。虛懷若谷、打破成見、不斷進步、不再排他,梁天琦似乎開始為本土派找到出路了。

讓我們拭目以待。

默契尊重 拒絕懦弱

這次新東選戰期間,我們見識到楊梁兩人的風度與氣量。楊梁縱然路線不同,但兩人不慍不火的君子之爭,實是近年香港政壇的一泓清泉,也是對兩方針鋒相對的支持者的當頭棒喝。針鋒相對,其實是源自於我們的懦弱。

我們懦弱得不夠膽去相信,有一天,我們會得到足夠多的香港人支持民主的一套;有一天,蛋糕會變得夠大,足夠大家一同分享;有一天,在不同道路上為民主努力的人,可以進行君子之爭,不必含淚,沒有大局,因為「保皇派」已經被邊緣化,無論競爭如何激烈,贏的都不會是那些假惺惺流眼淚的小丑。

因此至今,有很多人依然視泛民及本土陣營的合作協調為天方夜譚。但如果我們再勇敢一點,其實簡單的默契和尊重已經足夠令互相耗損的惡性競爭,變成相得益彰。筆者由衷盼望楊梁二人能夠成為橋樑,讓香港人在追求民主的路上,可以兩條腿走路。假如反建制的不同陣營從此學會互相尊重,主宰仇恨而不被仇恨主宰,在不久的未來,我們將成功保護遠比新東議席來得更重要的東西——香港。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3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