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憤動亂 整合崩潰

旺角小販擺賣一事,由執法人員不停驅趕小販,演變至所謂的「暴亂」。政府小事化大的例子,莫過於此。在太平已久的香港,突然出現這些亂事,未免會令一般安坐家中、只收看電視直播的市民大驚失色。與其他國家暴動對比,或者與香港六七暴動相比,今次的亂事其實離暴動尚有一大段距離。然而今次亂事已顯示,香港的政治困局已轉入另一階段。這一個階段我們可以從兩種特性解釋。

香港政治困局轉入另一階段

第一種特性就是民怨沸騰,已達臨界點。原本驅趕小販只是小事一樁,但警察使用的人手多得嚇人,甚至舉旗警告、使用胡椒噴霧、出動防暴警察,最後甚至有警員開槍示警。眾所皆知,香港人一向都是求財不求氣,一見勢色不對便會走。但今次警方這樣做,非但不能趕走市民,反而聚集更多人前來旺角。及後面對警察追打,示威者不甘示弱,隨手拿地磚、玻璃瓶還擊。這些反應,都是以前的示威從未出現。讀者或會認為當中有人策劃這些反擊,筆者也不會反對;但策劃的人數會多達幾百人,似乎不大可能。可以使幾百人參加是次亂事,足以說明民憤有多大。由此我們可以想像,下次可以是更芝麻綠豆的小事,化為更糟的大亂事。

第二種特性指涉群眾心態改變。香港長期以來的示威活動,相當和平,以至2014年的公民抗命運動,參與者大多能堅持非暴力抗爭,爭取普選。但無奈中共堅持違反承諾,拒絕香港普選。群眾挫敗感非常強烈,會認為所謂非暴力的公民抗命已無用,與政府理性對話之路已盡。或有人會心灰意冷,但也有人認為,只有暴力抗爭才是出路。這種群眾心態往暴力方向的改變,只會愈演愈烈。警方與群眾在下一次亂事的暴力程度,會以今次旺角亂事為基準。由此雙方一次比一次暴力,形成惡性循環。

歸根究柢,政府官員完全漠視民意,才是民憤之源。從港大校委會主席任命、各項「大白象」工程超支撥款,以至今次驅趕小販之事,政府一意孤行,完全不理會市民反對意見,甚至認為,有反對意見就等於阻礙香港進步。其實有反對、批評意見正常不過,因為所有政策總有缺點,能修改錯誤絕對是好事。但政府已不會理性思考,反而以敵我二分來看待反對聲音,其自大之程度令人咋舌。政府官員當然不傻,自然明白推行逆民意的政策,後果會有多嚴重。香港政府當然知道這些衝突後果,但仍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都不擇手段推行逆民意政策。這只有一個解釋:政府完全不把市民放在眼內,也不怕市民作反,反正有什麼事,政府不問情由,以違反法律為由,派警察捉人、鎮壓。

或者有讀者認為,香港政府可能會在今次事件重新檢討政策,會有改善,一如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在社會政策都大有改善。但按現在的形勢,整個政府根本缺乏政治理想,只知權鬥爭利,不可能有什麼改善。再者在政府官員的這種心態下,警隊近幾年的執法不公、使用過分武力的表現,未如人意,更遑論有部分警員知法犯法,警隊形象一落千丈。眼見政府帶頭不遵守既定的合理法則,反而不斷叫人要守法,然後警察過分使用武力,胡亂拉人,請問正常的普羅市民會有何反應?以後一個小小的火頭,都可以引致民憤爆炸,屆時便真的會有暴動。

前現代與現代文化的衝突

筆者當然不希望見到會有暴動出現,但事與願違,香港正往這個方向走。正如筆者一直強調,香港社會的困局,都是前現代與現代文化衝突的結果:中共只想發揮香港的現代經濟功能,政治制度則維持半獨裁半民主現狀,近來甚至要往前現代的專制統治方向拉。這正與香港人已接受自由、平等、權利等現代價值觀念衝突,互相拉扯。這些拉扯的具體表現便是不同層次的社會衝突。新的社會秩序非但不能整合,原有的社會生活秩序只會漸漸崩潰。要解決問題,就只有把政制完全現代化,也即民主化,使價值觀念與制度一致發展,而不是倒過來,要求香港市民放棄現代進步的價值觀念,倒退回前現代的保守觀念。就算中共想維持香港這種半獨裁半民主現狀,都不是這樣再幫香港人選一個完全漠視民情、只知權鬥爭利的特首。長此下去,香港的經濟功能也因為民憤問題而消解。所以如果中共政府可以理智一點的話,給香港政制進一步民主化是利多於害。

作者是旅德學者

原文載於2016年2月17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