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電子公投的限制

特首選舉投票日尚餘9日。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牽頭、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公民聯合行動」在本月10至19日舉行行政長官選舉全民投票,身兼高等教育界選委戴耀廷表示,會使用Telegram及位於多間大學的實體票站進行投票,詢問市民支持或反對3名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擔任特首,計算市民對3名候選人支持淨值,而戴耀廷教授更期望,有100萬名市民參與投票。

戴教授與一眾民間團體,一直是有心人,希望為民主運動走多一步。我們在概念上當然支持鼓勵公民參與的「PopVote」,實有其一定價值。可是,當「PopVote」民間電子投票付諸執行時,卻出現種種限制及困難。

「PopVote」民間電子投票面對困難之一,當然是資金及人手不足。這也是向來泛民舉辦民間運動所面對的難題。而這次資源不足到一個地步,筆者甚至聽到有擔任義工的學者朋友,連私人的平板電腦也要借出作為投票之用,另一邊廂亦聽到另一位政圈兄弟說,上水區沒有人手做街站。捉襟見肘明顯地影響整項計劃的成效,這是先天一大難題。

更令人沮喪的是,雖然是次民間電子投票的目標是有100萬人投票,惟全民投票的截止日期,尚餘兩日,現時僅得4萬多人投了票,與原本的目標相差甚遠。這亦反映上述資源因素令大眾對是次電子投票的反應欠佳,參與率低。這是我們泛民的朋友需要面對及檢討的事實。

「PopVote」恍如四面楚歌,既要面對資源不足、認受性不足,同時投票平台還要飽受惡意攻擊。當「PopVote」開始了不久,即有網民發現「PopVote」出現懷疑假網站,假網站網址更與真正的「PopVote」普及投票系統網址「popvote.hk」非常相似,只是假的網站多了「.com」。面對內外夾擊的情况,一旦「西環」再大力動員,組織其衛星團體或「藍絲水軍」灌票,最終民間投票結果令林鄭月娥勝出,那麼泛民又如何投票是好?因為「民主300+」早前曾有共識,希望參考「PopVote」的民間投票結果以決定最終的投票意向。這實在是另一窒礙市民不敢全力支持的風險位,令是次民間運動的反應更雪上加霜。

需一次徹底總結和檢討

誠然,面對上述種種困難和劣勢,這不是一場易打的仗,各泛民團體及支持「PopVote」民間投票的組織,仍在盡一分力協助催谷,希望能在最後數天扭轉乾坤。無論如何,對於未來如何以民間投票和電子系統等方式配合和促進民主運動的發展,民間社會實在需要一次徹底的總結和檢討。

文:尹兆堅

作者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