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宗、劍宗、普教中

大文豪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風靡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三地,其中文造詣不凡。史德威近日再拜讀其名著《笑傲江湖》,提到主角令狐沖所屬華山派,分為注重內功的「氣宗」和注重劍式的「劍宗」,兩派弟子水火不容,自相殘殺兼互數不是。現時香港,不少以粵語(註1)為母語的人都狠批「普教中」(使用普通話教中文),情況令在下對號入座氣宗和劍宗的門戶之爭。

融匯貫通:氣宗、劍宗、加邪功

究竟在以粵語為主的香港社會中,普教中會令中文水準上升或下降的爭論現都各執一詞。史德威不是語言專家,中文更加水皮至極,最好還是留待專家分析。在中國人社會裡,一直都存有不同的本地方言;如台灣的閩南話、上海/浙江的吳語話,廣東的粵語等。若要善用中文寫出優秀的文章,不少人會融匯詞彙豐富的粵語或吳語,貫通全國通用的普通話﹔就如同要練得上乘的華山劍法,必須精通內家氣功和外家劍招,因為兩者相輔相成可達事半功倍的效果。就如令狐沖是氣宗岳不群的徒弟,本身練氣宗內家劍法,後來機緣巧合得華山派太師叔,劍宗的風清揚屏除門戶之見,教授「獨孤九劍」後成材,再被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騙學邪功「吸星大法」;雖被逐出華山派,但最後青出於藍勝於藍,打敗岳不群和東方不敗等絕頂高手,造福武林。

練武有如學語文。宋代名詩人程垓的《蝶戀花》:“尋日尋花花不語。舊時春恨還如許。”當中的「尋日」和「舊時」都可在粵語中找到,所以粵語有助於理解和學習文言,同時具備豐富的中文詞彙。普通話方面,清代曹雪芹的《紅樓夢》其「京味」甚重,例如:“好兄弟,你是個尊貴人,女孩兒一樣人品,別學他們猴在馬上。下來,咱們姐兒兩個坐車,好不好? 寶玉聽說,忙下了馬,爬入鳳姐車上,二人說笑前來。”那些「女孩兒」「咱們姐兒」「猴在馬上」不就是以北京話,用普通話(北京話為基礎)朗讀不就更入神流暢嗎?

氣宗劍宗相殘之謎

回說華山派氣宗和劍宗之爭的原因是舊時(註2) 華山派岳肅與蔡子峰兩師兄弟,到福建莆田少林寺做客偷看《葵花寶典》後,兩人約定各強記一半內容。後來卻因兩人發現所背誦的內容居然背道而馳,所以蔡子峰創立劍宗,岳肅創立氣宗,其後氣宗奪得掌門之位後,就用計謀把劍宗趕出華山派。說穿了,就是分贓不勻出現利益沖突。不知今時今日的「普教中」和「粵教中」之爭,背後是否也是有其他原因?例如是普通話未夠班的香港中文教師,害怕來自國內中文老師的競爭?那我就真的木宰羊了。

大文豪的普教中

最後,說到「普教中」是否會香港學生的中文水平下降,史德威只能期待10至20年後學生出來謀職的中文文章和會話才可判斷。但大家不妨看看金庸(本名查良鏞)和倪匡(本名倪聰)兩位香港才子和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莫言(本名管謨業)等大文豪,他們都是在國內接受過「普教中」,但金庸是浙江人,說的是浙江口音(吳語)的普通話;倪匡在上海出生,母語是上海話(吳語)。莫言的小說裡,就常出現山東高密土話,恐怕他的母語也不是普通話。說粵語的香港人,每天從傳媒和身邊的人接觸中英夾雜﹑滿口懶音的港式粵語,「普教中」真的可消滅粵語嗎?事實上,香港人的中文水平下降,都不是近年的事,當時也沒有什麼「普教中」;殘害粵語或中文的元凶也可能是英語呢。

註1: 全球以粵語(廣東話)為母語的人數在6000萬人以上,以使用者人口排名位居世界第16名。在中國境內中僅次於以普通話和吳語為母語的人數。在美國、加拿大及澳等的華人社區中為使用人數最多的中國語言。粵語也是除了普通話外,唯一在外國大學有獨立研究的中國語言。(維基百科,2015年4月22日)

註2:史德威年少時在香港作文時用「舊時」,給中文老師扣分;史德威拿出《蝶戀花》和老師時對質,再給老師趕出課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