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丕盛:乘虛強勢干預 編輯自主存疑

«明報»職工協會7月2日向全體員工發信,強烈譴責«明報»編務董事呂家明,「約凌晨3時半,在編輯部要員不知情下,擅自下令叫停正進行的付印程序及作修改頭版頭條,『把原有大題「爭普選大遊行,人數10年新高」,改為副題,並刪去「爭普選」用字,改成「7.1大遊行,人數10年新高」,而原有副題「數百預演佔中,警展清場程序」,改為大題 「數百預演佔中,警員抬人清場」。』[1]

編務董事呂家明昨日(7月3日)在«明報»撰文〈改版之夜〉,詳細解釋為什麼7月2日凌晨在「編輯部(的)⋯⋯編輯、記者都跑光了」後,自己擅自決定更改頭版頭條。[2]

«明報»總編輯張健波在昨日報導中認為:「呂家明為了將警方清場的最新消息趕及見報而改版,是正確的做法;至於改版機制則需要檢討,避免再有同類爭議發生。」

近年來環繞«明報»所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尤其是有關前總編輯劉進圖年初被撤換和和二月底遇襲,令市民擔憂編輯自主、言論自由陷入谷底。這次「平日不在編輯部執行職務」的編務董事呂家明,在「總編輯、晚間當值的執行總編輯及助理執行總編輯」完全不知情下強勢更改頭版頭條,自然引起公眾關注,«明報»公信力又再次受重創。

詳細閱讀呂家明〈改版之夜〉一文後,筆者有下列觀察和分析:

一、呂家明在文中坦承他一開始就不喜歡頭版頭條題目,「覺得用字易令人誤解」,同時對於「遊行新聞圖片的處理⋯⋯有點意見」,並且早在遊行當天「午間,已跟副總編輯劉頌陽表明,我[呂家明]覺得重點在預演佔中的發展。」

二、7月2日凌晨,首席執行總編輯鍾天祥,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和助理執行總編輯陳錦強商量,「幾經琢磨,他們得出了『爭普選大遊行 人數10年新高』這大題目。⋯⋯這時大約接近凌晨3時了。」呂家明只好接受編輯部的決定,「雖然我[呂家明]覺得仍可更好,但既是他們3位都同意,我就由他們發排付印。」

三、副總編輯劉頌陽雖然早知道「警方3時開始抬人」,但仍沒有做出任何改動頭版頭條題目的決定,可見劉頌陽或編輯部不認為警方一開始抬人,報章就立刻要改頭版頭條題目。

四、「凌晨3時20分」,編輯和記者都離開辦公室了,這意味著編輯部當天該做的事都做了,就在這時刻,呂家明從印刷部跑回編輯部,顯示只是呂家明自己似乎仍心有不甘。

五、值得注意的是,呂家明單憑劉頌陽電話中的「警方3時開始抬人」就決定改版,可是自始至終他並沒有直接和現場記者聯繫。令人詫異的是,頭版改版這麼重大的事,豈可心中早有定稿,不必與前線記者詳細溝通?

六、一個至要關鍵在於,到底呂家明是否事先有向編輯部清楚提出,只要警方開始抬人清場,無論是否有衝突或肢體碰撞,頭版頭條題目就得即刻改動?要怎樣改動?有什麼基本原則?

七、呂家明似乎一早已經決定留守大本營,但他為什麼不事先就清楚向編輯部同事清楚說明底線?為什麼在重要關頭「一個新聞老兵」的做法竟會讓人感到是乘虛而入?

八、呂家明聽說「警方3時開始抬人」,他的即刻反應是,「我說,那得改版」。「平日不在編輯部執行職務」的編務董事如是強勢干預,«明報»還是編輯自主嗎?

九、就呂家明強勢干預改版,總編輯張健波的回應是,「呂家明為了將警方清場的最新消息趕及見報而改版,是正確的做法;至於改版機制則需要檢討,避免再有同類爭議發生。」「預演佔中」如是如此重大事件,編輯部不可能沒有事先討論,更可況呂家明早在午間已清楚表明他個人覺得重點在「預演佔中」的發展。總編輯張健波有責任向公眾清楚交待編輯部就「預演佔中」的討論結果,不能事後只是一句了事,確有息事寧人之嫌疑。

傳媒為社會公器,如果編輯部對事前完全可以預料到的事件(如,凌晨警方開始抬人)都不能有清晰的決定,而在重要關頭竟給人一個遭乘虛而入,強勢干預的擔憂,試問,傳媒的公信力何在?如何可以真正有效地反映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