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完沒了的UGL

特區政治人才貧乏、質素參差、缺乏深度,已是不爭的事實。最近立法會專責委員會調查梁振英UGL事件,更是愈弄愈不像話,正好證實了這令人擔心的事實。先說梁振英寧捨向立法會秘書處表達意見之正途,逕而偷偷地走「政治後門」,企圖透過周浩鼎以議員之名提出修訂,明顯地是試圖在專責委員會不經意下修改調查範圍和方向;而周浩鼎竟然也缺乏政治智慧,糊裏糊塗地照指示而行,引起社會嘩然。尚幸周浩鼎最終能明白問題所在而退出專責委員會。

大家以為事件可見平息,誰知梁振英卻又不斷死纏爛打,務求令梁繼昌議員也一併退出專責委員會。梁振英的理據是梁繼昌過去不斷就UGL事件對他窮追猛打,及後梁振英向梁繼昌興訟,最終兩人需對簿公堂,所以梁繼昌不適合參與調查工作。

法庭的原則

從法理原則而言,假若審訊者與訴訟雙方之其中一方有特別關係,審訊者理應自動退席,以示公正。假若審訊者不肯退席而須由法庭作出決定,那麼法庭所堅守的原則是,必須有確實證據證實在客觀環境下,普通人會認為與訴訟其中一方有特殊連繫的審訊者,為了要確保公義得以彰顯而須退席。一般而言,審訊者與其中一方有密切良好關係,或有個人恩怨,均會客觀上令人產生審訊者有機會難以秉持公正之印象,因而引致必須退席之要求。在梁振英與梁繼昌之關係上,兩人似乎積怨甚深,個人之互相敵視更是已引致互相訴訟之地步。在此情况下,客觀判斷是梁繼昌未必能摒棄個人恩怨而公正地調查UGL事件;便是他真的能夠,調查報告亦可能被質疑偏袒於控方而因此令其公信力大大被削弱。

梁振英言論達干預憲制秩序地步

然而,立法會乃民選獨立機構,梁繼昌退席與否仍須由他自己及專責委員會決定;制度上,不如法庭般有什麼機制可以迫使他退出委員會。從這角度看,梁振英最近對梁繼昌咄咄逼人的公開言論,特別是說要以「民事及刑事手段遏止」梁繼昌的行為,則已達至干預憲制秩序的地步。梁振英可以其私人身分對梁繼昌作民事興訟,但在《基本法》下,立法會有監察官員行為及政府運作之權力,基本法第63條更明確規定任何刑事檢控工作不得受任何人干擾。梁振英不但是特首,更是國家領導人之一,如此漠視刑事獨立檢控必須在公開、公平及符合公義下進行,甚至令人聯想有向律政司施壓之嫌,實乃不尊重憲制秩序及涉公器私用之行為。若梁振英視刑事檢控為一己之私器而以之達至個人目的,更是完全漠視法治之行為,實在令人聞者心寒、見者驚怕。

儘管如此,梁振英試圖提出修改建議、言論極之不當,始終不至構成基本法第73條有關彈劾條文之「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泛民要在特首任期只剩不足6個星期之情况下啟動彈劾程序,是否有點令人啼笑皆非?

這幕政冶鬧劇,我們看在心裏會有何感想?歸根究柢,整件事件突顯了雙方政治意識薄弱、法治認知不足,試問特區管治質素如何得以改善?特區要長治久安,必須在這方面倍加努力、力求上進。

作者是資深大律師、民主思路召集人、立法會前議員

文:湯家驊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5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