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目的地的自決指南

「指南針,有!地圖,有!我仲問屋企人攞咗部手提電話添……」相信這個廣告對經歷過1990年代的香港人來說,並不陌生。提醒着行山人士要做足準備,遠足時帶備飲用水、地圖、指南針、電話、電筒,必不可少。同樣地,6月27日自決派政黨香港眾志,於《明報》提出了「自決起航路線圖」,期望以民主自決,「推動民主運動重新出發……實現民主自決的最終願景,完成這個時代的歷史任務」。

眾志提出在他們提出的自決路途上,需要推動民間公投、取得國際支持、達到經濟和社會自主,作為邁向自決的重要步驟;而且認為以往的政改框架「未有深切了解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結構性問題」,需要以「二次前途問題」作為新政治運動出發的核心。就好像提醒出門要帶水帶指南針、要留意沿途店家提供支持補給,還換上一對叫「二次前途」的新行山鞋,一切好像整裝待發。

只不過,我們需要詢問的是,這些準備究竟是為了作出一項什麼樣的選擇。如果自決是路長漫漫的過程,那眾志所指引的目的地究竟在何方?

眾志沒提供他們的選項

不同的政治組織,自有不同的政治方向。撇除建制陣營主張「中港一體化」,推行「內地延長主義」的方向,在非建制陣營中,泛民主派和本土派都有成形的政治方向回應香港社會。相當部分的泛民主派人士主張「內部自決」,希望香港可以重新完全自行管理自身事務,對抗來自中國大陸的干預。當中又可分作兩個方向:較保守的看法,是寄望於北京的善意,能回到一國兩制的初衷,重新兌現當初的承諾;較進取的看法,是增加制度上對香港自治的保障,譬如增加調解機制,以至否決的權力。當然,不得不提及本土派明確的政治主張,就是結束中國與香港兩地的政治關係,走向獨立。

政治組織不能只就個別議題去推動倡議。當然,眾志能夠在政治方向以外,同時強調社會、經濟、社區的配合,的確難能可貴;但令人失望的是,他們除了提出自決,將未來政治方向交由市民決定以外,並沒有提出他們對香港和中國大陸的政治關係主張。除了表態不會贊成獨立,但保留獨立作為選項以回應本土派外,他們沒有提供他們自己的選項。

政治選項真空 自主主張顯脆弱

相信今時今日香港的政界都應清楚知道,之所以討論「二次政治前途問題」,是因為它影響着真普選有沒有實現的可能、經濟和城市規劃是否被不民主政府上下其手、社會民生是否因為京官商聯手共治而被置之不理。不論既有的政黨,抑或新興的組織,都沒有「重經濟民生、輕政治前途」的可能。同樣地,眾志在政治選項上的真空,使種種的社經自主、社區自主的主張,都顯得零碎和脆弱。

尊重民意與否是政治人物的態度問題,但不可能失去政治人物本身的主張和見解。如果相信社會內的政治互動,香港眾志作為一個主張自決的政黨,好應該拿出他們的自決選項回應市民,以至和泛民主派的「內部自決」等選項作良性比較;而不是搞混手法和目標,提出行路的方法,卻沒有行路的目的地。最終約書亞要帶人們前往什麼樣的應許之地,恐怕仍然是茫然不解,未得要領。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2016年7月16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