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那麼壞?

友人陪家人出遊,去港女至愛勝地:首爾。為保障資料提供者的私隱,我把地點細節稍作修改;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首爾是港女至愛,尤其是中高年港女,特愛韓劇的一群。無他的,韓男頭胸腹齊全,而且在電視劇中總是飾演軟性情感提供者的角色,正中港女們「渴望被愛」的需要。你明白吧。港男婚後,就自然覺得自己已經完成責任,不需要再為女方的情感需要付出,於是韓劇才有這麼大的市場。去首爾的港人,總有一個特色,他們對真相不太執著,只要過癮就好。友人去到某一個古宮的地點,明明離拍攝韓劇《大長今》的地點很遠很遠,但那個港女都對着她的朋友說:「這兒就是拍《大長今》的地方了。哈哈哈,這兒就在那集那集出現過啦……」明明那是不實的資訊,為什麼他們都會這麼大剌剌的跟別人說呢?在首爾街頭走着走着,就看到一對中年夫婦,看着一個賣手信的小攤,小攤攤主不會中文,就只用韓文招呼,男的以為自己會說韓文,就亂譯給女伴聽。會韓文的朋友一聽,嗤之以鼻,看着那中年港男一臉自信的樣子,好像很多香港人都很習慣那樣:不懂的要裝懂,因為你裝懂,而當場沒有人拆穿你,你就可以成為那一秒的贏家。

當年,很多人叫這種能力,叫「會交際」,或是「會吹水」。在1980年代的夜總會、1990年代的卡拉OK,聽一些編劇的前輩說,「吹水」(聊天)、「拋浪頭」(沒能力但充大頭),這些都是他們工作必需要的能力。只要「過骨」,討好老闆,老闆一笑,戲就開。戲一開,錢就來。一切一切,都那麼簡單,那麼純真,那麼美好。而那些事,是真是假?某些傳媒前輩都會跟我說:「當下看環境,不需要真的糾正什麼的。反正你說的那一套,也沒有人信。你年輕,就算你識見多,在那些場合你也沒有着數。有時候少說一點也沒有所謂。」這就是當下的傳媒人的生存之道。

選特首選議員 跟「印象」有何關係?

但現在,時代不一樣了。說一句話,你說錯了,就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可以「飛」幾千萬人出來,跟你說你錯了。大家手執電腦電話可上網,就隨時可以挑戰你。只要你看最近幾次的選戰,你也很明白,在論壇中,有些人會發脾氣,也有些人會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說話逞口舌之快。只是,人人都有機會會出錯,口舌之誤是不是誠信之誤呢?看你是什麼人吧,只要你在網絡營造某種氣氛,得到人氣,你就可以得到奇怪的偏愛。你說話沒禮貌,就會被當成真性情。你說話語帶輕蔑,就是幽默有趣。你叫人「熄佢個咪」,就是適當地使用強權。總之,你做什麼,都可以找一個讚辭來說項。

只是,回過神來,究竟選特首、選議員,跟這些「印象」有什麼關係?有些人說,選某個議員的原因是因為他「靚仔」,「相由心生」,好看就是好心地。也有些人說,有特首候選人肯攙扶另一個候選人,就叫「心地好」。心地不好的,應是設計論壇的人吧?為什麼不讓那年邁的候選人坐着說?心地好的人,就適合做議員或特首嗎?誰說「心地好」的人不會做出背叛香港人的事?特首也好,議員也好,面對中港矛盾,誰都會說他們會「義無反顧地站在香港人一邊」;但當真的面對中港矛盾之事,「一國」大於「兩制」的格局已經出現,有誰會真的站在香港人一邊?

可憐的是,一個又一個沒票可投的香港人,面對絕望,卻拚死命地去告訴世界其實不是那麼壞。把窮兇極惡的未來,包裝成光明希望和諧,才是這陣子最令人神傷無奈嘆息的事。

文:健吾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