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人民的名義》比真實還精彩的反腐? 文:冼樂石

近來香港電視劇集的水平停滯不前,鮮有引起社會話題,但內地劇《人民的名義》成了民眾茶餘飯後的談資。以內地的話說,就是一套非常「接地氣」的電視劇,還有消息要拍續集呢!

劇情圍繞內地某個虛構省份──漢東省反貪的故事,不遺餘力地將內地反貪腐的情況一一描繪出來。劇中反貪局長的「高大正」形象,他孜孜不倦的手下們,又或各個立體非常的反派角色,還有戲味十足的官腔和開會,對於天天饒有趣味地注視著內地官場的香港人,看了這劇就等於為自己上了一堂精讀「內地官場班」。

若你還未有機會細味這套帶著「重大政治任務」的反腐劇,那我勸你就此打住,免得劇透啊。

很多劇集都用第一集介紹背景,份量應該不多,但本劇頭炮打得卻不比其他集數遜色。當領導們在開會決定要不要把涉嫌貪污腐敗的副市長控制起來時,主管刑事拘留的檢察長,既提出了要將副市長刑事拘留起來,也提出了可以「規」起來,因為「以後不管怎樣都好辦」。一個身居司法檢察的首長竟然提出了以黨紀來處理問題,真不得不讚嘆祖國制度的靈活,三權合作效率為上的思維,還有先解決人後解決問題的決心啊!正如某位緊隨中央路線的特首﹑某個經常發表偉論的中央法律「代言人」一樣,不去解決香港行政立法間的緊張,又不解決香港法制與人大釋法之間的矛盾,卻反過來攻擊他們心中常常「阻住晒」的議員﹑法官或律師,又哄又嚇的。果然,解決人比解決問題還重要呢。

劇中的省反貪局長雖然負有「特殊的使命」,又有省委書記一把手的大力支持,可是他查案辦案,卻比想像中難多了。反貪局雖然是「老虎蒼蠅一起抓」,但是在政府架構中,竟然要受檢察院和省委的雙重領導。相比香港的廉政公署直屬特首,又或者在其他國家中廉政機構獨立於政府外的傳統,中國特色的反貪卻要在黨的領導之下。又如,劇中反貪局長要拘捕與領導有關的疑犯時,都要小心翼翼,瞻前顧後,即使豁出去時還有上級的巨大身影在他頭上,這樣的反貪,究竟能對整個官場的廉潔有多大作用呢?廉政公署再獨立,也千辛萬苦才動得了前高官和富豪們,這位「高大正」的反貪局長還是任重道遠啊。

劇中的反派各個形象鮮明,但我感興趣的那位不是高高在上的領導,倒是那省公安廳長。在劇中的對話,可見得他不僅英俊又聰明,歷練也十分全面。可是,仔細一聲,他從大學政法系畢業後,先去了當緝毒警察,然後又跳到了省檢察院和法院工作,一步步地晉升。試用香港的角度想想,一個從法學院畢業的學生,先去了警隊工作,然後跳到了律政司刑事檢控科和法院當法官,最後回到警隊當首長。這個人先不說異常傳奇,公眾還能相信這個「公檢法」通吃的人公平公正嗎?法院公平公正地判案的資歷,能幫助他全心全意地去追捕犯人,或者管理警隊嗎?在香港的公﹑檢和法,都是仔細分工的,甚至有人曾說「警察拉人,法院放人」,但在偉大的中國模式下,公檢法合作,經驗就不要分得那麼細了,對吧?

劇中有不少時候都有提及「不收錢、不辦事」。幸好,筆者生在香港比較廉潔的年代,不過老人家口中的過年送禮,還有人所共知的「有水過水,冇水散水」,老一輩還是歷歷在目。可是在劇中,上至各級貪官,下至十歲小孩,都無獨有偶地接受了這理論,並且樂於參與其中,既行賄又受賄。香港好不容易用了數十年才脫離了公職人員收錢送禮的陋習,可是這幾年又有些官員想故態復萌,讓人憂心。我們前人辛苦建立的廉潔傳統,難道又要迅即崩壞了嗎?

劇中令我最深刻的,是市委書記在面對群眾抗拆遷的時候說的一句話。他感慨說:「以前老百姓不相信政府會幹壞事,現在老百姓不相信政府會幹好事。」在中國,父母官是幾千年來的傳統,統治階層應該視老百姓如子民般呵護。可是今時今日,中國先富起來的,除了部份成功白手興家的企業家,更多的是在各級政府黨組的官員。他們似乎視老百姓為他們財富的來源,多於他們理應要照顧打點的子民了。

漢東省的反腐行動比真實更精彩,要是有香港的電視台肯將版權買下播放,那肯定大幅提高收視,也成為香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是嗎?香港的反貪行動,隨著上屆特首們﹑高官們離職退休,看來也會愈來愈有趣了。不知道香港的反貪,會比漢東更精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