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一言九鼎 文:鍾定英

身處法律界食物鏈的底層,難得偷得半日清閒食個下午茶,竟見疑是曾鈺成筆下大名鼎鼎的陳公和鄧公。

鄧:「其實反對派成日話人大決定係人治,人大決定又有咩問題?在香港,立法會通過的法案就係法律啦。學林鄭咁講,點解就偏偏睇唔起中國的法律?」

陳:「此言差矣。中國特色的法律我唔識太多,但係以我理解,法律既然界定得所有人的權利、義務,佢的詮釋就要貫徹始終、話一就一。基本法第十八條話明唔可以執行內地法律,依加又冇修法,點解突然間又可以「部分」執行內地法律?唔通「部分」聽日變成「大部分」,後日再十成十行內地法又冇問題?」

鄧:「基本法當初都係由人大通過先有法律效力咋嘛,依加權威機構出來解釋清楚立法原意都唔得?」

陳:「冇話唔得,不過權威唔係靠槍桿子打返來的,係要有理據令人信服。我就好相信香港的法官經普通法的訓練和數十年的私人執業經驗,判決大抵都不會偏離法律本身的合理解釋太多。如果中國有日比到市民同國際社會呢個信心,我都好樂觀其成。」

鄧:「咁法官都係人啦,點解香港的司法就不是人治?」

陳:「在法治社會中,只要是有法律知識的人,就有能力按法律的字面和背後的原則解讀法律會有甚麼效果。即使是來自不同背景、持有不同政治立場的律師,對法律的詮釋都不會相差太遠。如果判決真係有所偏頗,自然就成為上訴的理據。」

鄧:「你真係一言九頂,我講咩都要駁!」

陳:「可能唔係我為反而反,而係有人希望討好權力,為撐而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