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三年後的709 文:簡思尋

筆者下筆之日,正是2018年7月9日,距2015年發生的「709」事件,正好三年。

三年前,公安突然開始將大批律師、維權人士、上訪民眾與親屬等人帶走。時至今日,「709事件」,有人在飽經風霜後終能回家,卻要過著被監控的生活。亦有人音訊全無,歸家之日遙遙無期。

違法手段

「709」無疑是中共對於維權人士作的一場清算。法治對於中共來說只是是個強化管治的口號。對於法律是否真能夠保障人們權利,他們毫不關心。而當一眾維權人士在法律中找到為人民對抗強權的窗口時,中共便乾脆毫不猶豫地關上這扇窗。

因此,它拘捕而不審判。法院不審案,事件永不完結(六四酒案亦是一例)。人呢?永遠遭到羈留,一切不明不白。王全璋因為捍衛法輪功學員的辯護權利,不時遭到當局威迫、毆打,亦曾遭法院無理驅逐。709事件爆發至今,他依然失蹤;其妻李文足為丈夫四處奔走,仍時刻遭到羞辱、打壓。

因此,它不停威迫折磨。不少維權律師遭到毆打、剝奪睡眠、強迫長時間維持固定姿勢等酷刑。李春富和李和平等人更證實在關押期間被強迫用藥,致令肌肉酸痛、精神萎靡;而他們只不過是以和平方式為農民維權或推動禁止酷刑的人士。

因此,它關押並且要脅。它把一個人的信念和親情置於對立面,逼迫人選擇從中二擇其一。有人為了守護自己的親人,被迫屈服在電視公開認罪,讓自己揹負上不應負的污名;王宇便是其中一例,她曾抗議非法判刑,支持調查黑獄事故,卻在被捕後因為當局威脅抓捕她的兒子,而被迫錄影「認罪」視頻。

在一眾維權人士被關押期間,其法律代表不時被拒絕與當事人會面。而一些律師被釋放後,仍面臨被吊銷執照的境況。律師們渴望以法理幫助人民,卻被排除於法律之外。

寫到這裡,筆者實在感嘆,為何有人面對如此橫蠻無理的政權,卻依然願意對它俯首稱臣。那些聲稱自己「愛國」而站在獨裁政權一方的人,愛的到底是甚麼?

前路堪憂

面對著公然侵犯人權,並將司法程序視若無睹的政權,筆者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無力感,唯一能做的,便是把握還能夠發聲的機會,批評這個政權的荒謬行徑。

香港人權律師的處境與內地固然無可比擬,卻也面對著越來越多難題:既有法援拖欠訟費而影響律師生計,又有部門疑似針對難民代表律師之舉動,更有人大肆抹黑公法律師的先例。因此,縱然政權的利爪還未摧毀香港的司法制度,我們亦必須保持警覺,並繼續聲援在異地不幸落難的有心人。

文:簡思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