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大公無私的理想 文:Mark Lam

壹傳媒兩星期前宣佈《壹週刊》印刷版將停刊,只剩下網上週刊繼續出版。壹傳媒本地最大競爭者以頭版全頁報道此消息。有趣的是報道並非從紙媒的生存空間,或政治壓力與壹傳媒萎縮的關係出發,而是以一種幸災樂禍的語氣,在報道的字縫裏寫滿「你都有今日」。彷彿對九七後新聞自由已被「北」風吹至東歪西倒完全置身事外,更不用說有半點唇亡齒寒的危機感,反只為對手倒下而自己仍能盤踞於小小的地盤而沾沾自喜。

四十多年前一場《紐約時報》和尼克遜政府的官司(最近被史匹堡拍成電影The Post),示範了新聞媒體如何在執政者的強大壓力前,放下競爭,站在同一陣線捍衞新聞自由。

七十年代的美國,反越戰呼聲高漲。《紐約時報》獲得了一份美國國防部的機密報告,報告詳細記錄了歷屆美國政府明知美軍在越南節節失利,毫無勝望,仍向國民隱瞞真相,將戰事升級。《紐約時報》刊登了報告部分內容後,尼克遜政府向法庭申請禁制令,阻止時報繼續刊登。一向以時報為假想敵的《華盛頓郵報》在此時亦取得了這份機密報告。按中國人的習慣,《華盛頓郵報》應翹埋雙手,等着時報輸官司而自己坐收漁人之利。郵報卻選擇了冒被控藐視法庭的風險,接力刊登報告內容。全國隨後有十五份報章取得該報告後,亦陸續刊登。聯邦最高法院最終裁定尼克遜政府不能阻止報章刊登這份報告。美國新聞同業聯手打贏這場新聞自由保衞戰。

可惜這種放下小我,完成大我的行為,是很難發生在仍停留於只有私,沒有公的羣體。因為他們只會不惜一切擴闊自己所立足的小圈子,而沒有丁點興趣在由眾小羣體按社會契約組成的大羣體中,尋找一個利益最大公因數。

這並不是什麼新發現,我也不過是拾梁啟超、孫中山等的牙慧。

此現象久不久就會出現,一點都不難察覺。九巴幾個發起工業行動的車長被公司解僱,九巴兩個最大工會一句話也沒說,更遑論為被炒的車長向九巴討回公道。在兩大工會眼中,工會的私利和工人集體利益孰輕孰重,不言而喻。

想像活在一個世紀前的梁啟超、孫中山等社運份子,要說服身體內流着有私無公的血之羣體,放下各自的權力和利益去履行社會契約,一同尋找利益分配的平衡點,他們的感覺大概就像這世代爭取公平和公義的香港人,是何等沮喪和無望。

文:Mark L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