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女律師的出路 文:Nessie Woo

筆者曾經於今年五月在這專欄寫過一篇名為《比較香港律師和日本律師的分別》的文章,當中有提及香港女律師和日本女律師的晉升機會。

我在被借調到律師行的東京分行工作的一段期間,認識了當地的一名已婚女律師(A小姐)。她向我解釋,由於一般日本人都會期望女性結婚後會專注於照顧家庭和子女,所以大部份已婚女律師都為在工作與家庭之間取得平衡而感到煩惱。因此,在幾經考慮後,A小姐最近決定辭去律師行的工作,回家專注照顧小朋友。我為A小姐的決定感到相當無奈與可惜。同時,我亦借此機會反思香港女律師除了晉升為合夥人以外的其他出路。

在香港,不是每一名事務律師也能夠成為律師行合夥人的。就一些國際大行在香港的事務所來說,老闆會在一名律師開始執業後一直評估該名律師是否成為合夥人的合適材料,如果是的話,老闆就會在該名律師執業大概五年後推薦他參與成為合夥人的內部訓練。其他被評估為「不適合成為合夥人」的材料,頂多也只能以associate的身份在律師樓工作至大概執業後七至八年,之後便要另謀高就。

由大概20年前開始,本地法律學院所收的女學生似乎一直比男學生多,以致香港近年來女律師數目節節上升。我本人對女律師數目較男律師多一直持中立態度,但是最近十幾年,這情況陸續衍生了一些值得令人關注的地方。據我觀察,一般來說,已婚女律師都會因為律師行的長工時而未能夠於工作與家庭之間取得平衡,如果該名律師是被評為「不適合成為合夥人」或者根本沒有志向成為合夥人的話,她也沒有必要為公司賣命地工作。這類女律師大有可能會向公司探索「另類工作安排」,例如一星期有一至兩天在家工作或者兼職工作(如一星期只上班三至四天)。這樣,女律師會有更多時間陪伴和照顧小朋友。可惜的是,這類家庭友善政策在香港律師行之間似乎未能夠普及。

由於律師行的工時普遍較長,有些女律師會選擇轉到企業或者銀行當內務律師。但是根據我的觀察,當內務律師並不代表一定可以準時放工。例如在一間有龐大律師團隊(例如有60至70名內務律師)的外資投資銀行當內務律師,由於公司資源豐富,除非案件異常大型和複雜,否則內務律師通常都會自己接手整單案件,而不會把案件外判到律師行,而一名內務律師同一時間會處理多宗案件。這樣一來,這類型的內務律師工時不會比在律師行工作時短太多。但是,較小型的銀行、企業或資產管理公司通常都只會聘請約一至兩名內務律師,這類型的內務律師大多會把接到的案件外判到律師行去處理,而自己則負責管理和監察案件或交易進度及與公司管理層溝通,工作相對輕鬆一點。

除了內務律師外,有些女律師會選擇在律師行當知識管理律師(Professional Support Lawyer, PSL)。一些較大型的外資律師行會為不同的領域部門聘用PSL,他們的主要工作是研究最新的法律和撰寫有關的分析文章、向律師行內的律師介紹最新的案例、法例和實際工作知識、起草供律師行內部使用的標準形式文件、組織講座作培訓之用等等。PSL不需要直接面對客戶,但會支持律師面對客戶的工作。PSL的工時比一般律師為短,但不代表律師行對他們的工作要求較低。而且,只有少量的律師行會提供這類型的職位。因此,在香港,PSL並不算是女律師的普遍出路。

文:Nessie W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