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有種打工智慧,叫爭取 文:方翊

同事A辭職了。A比我年長,在工作上算是我半個老師。一夜,我約了A好好餞別,順便答謝他的教導。

甫坐下,還未等我開口,A已經娓娓道來他辭職的緣由:

「那些年,當法律學生、暑期生或見習律師時,總是希望可以在合夥人心中留下「好打得」的印象。不管是通宵達旦工作還是被雞蛋裡挑骨頭,都不減我們的工作熱誠。」A邊淺呷著酒杯邊說。「可能是我老了。現在,我只覺得我是管理層手中的一個人偶,隨他們的心意擺動。」

A才三十多歲,一點都不算老。但是,在昏昏黃黃的燈光下,A看起來確實有些滄桑和疲態。

「幾年前,當我還是見習律師的時候,合夥人曾經對我說:我覺得你很有潛質,雖然你現在只是見習,但是已經可以勝任比你同輩更高難度的工作了。在這個範疇假以時日,你一定可以去得很遠。」A苦笑。「這幾年我搏得好盡啊,天天全部門最晚走的是我。每次有同事放假,臨時受命處理他們的工作的,又是我。甚至連放個病假,我都覺得愧疚,要一直回電郵才心安。最花時間和複雜的工作,其他人不肯做,又或者合夥人覺得他們可能做得不夠好,只會叫我做,我也從來不推卻。我覺得,我這麼努力,合夥人們自然會賞識我,他們會讓我比其他人更快升上去的。」

我問A,你這些努力有回報嗎?A表現出一副輸了身家的表情。

「我以前以為我很厲害,現在才發覺我是大笨蛋。我太乖了,乖到公司已經不需要做什麼來顧及我的感受。好幾次有同事辭職,合夥人都沒有請回同等年資的律師,就是因為我太好用了,隨時可以填補任何空出來的位置。」A垂下眼。「我從來沒有主動向合夥人爭取什麼,對我來說,合夥人要給的他們自然會給,我是否主動提出要求也沒有很大的分別,與其厚著臉皮要,倒不如勤力些證明自己的能力。最近,我覺得差不多是時候了,終於鼓起勇氣問自己到底什麼時候有資格升為資深律師。合夥人的回覆只是簡單一句,你做得好好,但是我們還沒有這個打算。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代表他們從來沒有這個打算。」

A嘆息。「你千萬不要像我這樣,甘心當一頭驢子,最後發現追逐的只是一根永不會吃到的紅蘿蔔。你覺得自己值得什麼待遇,一定要「企硬」。」

低著頭默默耕耘,被動地等待改變,相信是這城市裡很多人的寫照吧。有很多事情,要爭取了才看到結果,個人的前途如是,社會整體的未來也如是。就怕我們半途已經妥協,只懂期盼某年某日,掌權的人會奇蹟地良心發現,賦予那些我們不敢堅持爭取的權利。

文:方翊

(短版本原載《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8日客座隨筆,現為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