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靠辱警罪提升士氣的警隊會有幾好(2) 文:文筆聊生

筆者就辱警罪是否立法這個題目在較早前已有論述,本來今天不再討論這個題目。剛巧今天看到前警務處長,現貴為港區政協委員的曾偉雄的訪問,他表示支持立法設辱警罪,認為設立辱警罪可以減少警民衝突。他更認為辱警罪如果早點設立,就可能沒有七警案的出現。面對如此歪理,筆者不得不再在這個題目重申立場,回應曾偉雄的說法。

用「歪理」去形容曾偉雄的意見其實並不過分。首先,曾健超並沒有對警務人員說侮辱性的說話或污言穢語,而他當日向警員潑液體,其行為本身就已經觸犯法例,所以筆者真的不明白為何設立辱警罪會阻止七警案的發生。曾偉雄這個講法就是將打人這個犯法的行為,推卸在示威人士身上,等於說「我今天犯法是因為你做得不對」,換句話說即是「如果你衰格,我打你就是應該的」。這正正就是為何筆者在上一篇文章說警方要檢討警隊的文化,現在連前警務處長都將這個推卸責任的理論堂而皇之說出來,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證明警隊本身並不認為七警打人的行為是不當的。

第二,曾偉雄認為設立辱警罪會阻止警民衝突,說到尾只是立法將市民滅聲,以為沒有人嘈就等於沒有警民衝突。香港於五六十年代的時候,沒有市民敢示威抗議警隊貪污,這是否表示社會十分和諧,市民對警方的工作十分滿意?

用「合法」的途徑對付抗爭者

香港在回歸後,不知從何時起,政府總是抱着家長式、治亂世用重典的態度管治香港。的確,近年香港出現很多大規模的抗爭及示威,社會民怨四起,年輕人就算讀幾多書、有幾勤力工作,都是工作多、收入少,連上樓的機會亦愈來愈少,面對如此困局,市民看不到政府用了什麼努力去解決問題,反而見到政府用盡心思,成功地用「合法」的途徑對付抗爭者或因不滿政府而示威的市民。當中包括因為政見已被DQ的參選人,DQ由十幾萬市民選出來的立法會議員們,用權力及特權法去控告議會內的議員,反正「反對政府的便是衰格,打壓你就是應該的」,似乎與曾偉雄上述的論調是一樣的風格。

我相信香港市民也跟政府一樣不願意見到警民衝突或騷亂的情形。政府應該持什麼態度去解決問題,筆者的立場已十分鮮明,至於設立辱警罪是增加還是減少警民衝突,我相信有智慧的當權者是懂得怎樣去選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