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經

近期的低氣壓,把人壓得身心俱疲,不斷在心裏自問:還能做些什麼?還能改變些什麼?最近有點迷上行山,體內實在有太多烏氣了,平日只能靠吃、吃和吃來撫順負面情緒,一俟假日就要往山裏跑,大唱幾句:「獨自在山坡~高處未算高~」不減點磅,確實不行。

過去這個禮拜也剛好有幾個讓我盡情大吐烏氣的機會:香港隊在東亞盃第二輪外圍賽於旺角擺下擂台,先後迎戰關島、台灣和朝鮮。早早就買齊了票,想着和朋友同事入場一起撑場;可惜頭場因要參加反釋法遊行而去不了,第二場碰上了立法會大會,只看了下半場,至於十二號的尾場,開場前仍有公務要辦,希望能趕得及看足全場吧!

我不算是個標準足球迷,但男孩子嘛,多少總會接觸到「波」這回事。小時候坐在旺角場裏看着那面代表「爆棚」的紅旗高高掛;知道足球遊戲《FIFA》終於有香港隊可用而興奮得睡不着(其實是通宵打機吧?);在英國讀書時去奧脫福朝聖,本是參觀卻碰巧遇上曼聯主場對阿仙奴(說清楚:是青年軍),但可以免費入場而且有入球又有加時可看,真的賺盡耶!當然,我談不上是個標準足球員,但男孩子嘛,踢波總是其中一種交際方式——雖然絕大部分時間,隊友的待友之道就是從不傳球給我。在球場上,我只是一個沒頭沒腦地跑來跑去的四眼仔。

但是,足球,就像所有體育運動一樣,未必人人熱愛。發生傑志足球中心收地事件後,我便常常想:體育之於人類,究竟是什麼?沒有運動可做,我們不會立即死;沒有球賽可看,亦不會馬上亡。但為什麼世上會有那麼多體育迷運動狂?有時間做運動睇波,為什麼不去賺更多的錢,為香港帶來更多經濟貢獻?

答案還未100%想到,不過也很接近了——我們都想「快樂過生活」而不止是「拚命去生存」。體育,是把生存轉化為生活的其中一種催化劑。

道理或者說得太大太誇張,其實你或者與我一樣,只是希望可以跟幾千個香港人一起,大喊大叫勁撑香港隊,順道排走鬱悶吧!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13日),圖片取自楊岳橋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