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譎雲詭的政局

眨眼間,那已經是20年前的往事了。

「紫砂茶壺」的故事

1995年3月,於北京全國人大及政協會議期間,適逢末代港督彭定康在香港推行政改方案,而令中國與英國的關係變得十分緊張,於是不少鷹派人士的激烈言論都陸續出籠,例如說九七後,要把港英建立的這種制度那種制度統統推倒重來,來進行「去殖民化」,打擊殖民者種種陰謀等。

時任中國政協主席的李瑞環,在那個政治上劍拔弩張的時刻,卻適時的在政協小組會上,說了一個有關「紫砂茶壺」的故事:

「一個窮老太太去市場賣有着200多年歷史的祖傳紫砂小茶壺,一個人看中壺中長出茶山(即陳年茶垢),就是不加茶葉,倒入白水後也會有茶香,願以三両銀子的高價購買,稍後來取。等候過程中,老太太覺得茶壺太舊,殷勤地清洗起來,誰知買主回來見茶山全沒了,連聲嘆息這壺連五錢銀子也不值了。」

「香港那麼小的地方,能創造那麼多世界第一,是因為香港有自己的特色,需要香港人去理解並堅持它。如果像老太太那樣亂洗茶山,就有可能丟掉特色。」

(見人民網

李瑞環不贊同香港胡亂洗刷自己特色

到了2000年11月7日,李瑞環訪港時,又再舊事重提,重提這個紫砂茶壺的故事。

從中可見,李瑞環是多麼的想向港人說明,不要胡亂改變自己的特色,縱然這些特色已經有200多年歷史,縱然這些特色是由殖民者所建立,否則的話,就會像那位無知老太太般,把看似污濁但原來卻最珍貴的東西,都一併洗刷掉。這番妙論,至今仍為不少人所津津樂道,當中表現出的胸襟和識見,讓我為之折服。

其實,英文有一句諺語:「Don’t throw the baby out with the bathwater.」(不要在倒洗澡水時把嬰孩也一併倒掉),要想表達的,就是同一個意思。

陳佐洱說法背道而馳

周日,陳佐洱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的論壇致辭時,批評香港回歸後沒有依法實施「去殖民化」,「讓一些本應放在歷史博物館裏的東西跑出來招搖過市」,更讓「去中國化」的殖民地主義者「死灰復燃、氣焰囂張」,「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國化』」。

陳佐洱的說法無疑是與當年李瑞環的背道而馳。

更甚的是,究竟應該怎樣依法實施「去殖民化」﹖究竟是哪些法例出了問題﹖陳佐洱沒有進一步說明,只叫記者「在《基本法》裏找」。

陳的「香港需『去殖民化』」言論,引來香港很大的迴響。周一,陳出來澄清,指如有牴觸國家主權及安全,但無加以糾正就是無「去殖民化」,這番言論繼續讓人摸不着頭腦,但當被問及是哪一條法律的問題,陳依舊沒有進一步闡釋。

所以,大家終究都是不清楚,當要討論香港是否需要去殖民化時,究竟是要討論些什麼?結果是,實質的問題進入不到,但社會卻再次挑起矛盾和撕裂。

惹火字眼觸發無謂口水戰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被記者問及陳佐洱的言論時,他說本土主義傾向者並非主流,希望中央官員對港人「多一些包容、多一些信任」,更特別提出,不宜持續作一些政治上較「虛」的爭拗。

這一次,我倒十分同意譚局長的意見。

其實,最近另外一些看似激烈的政治爭拗,說到底,亦一樣是十分「虛」的,例如:爭論特首的地位是否「超然」。

港大陳弘毅教授在上周五便於《明報》觀點版發表了一篇文章,討論近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就香港政治體制問題發表的演講,以及引來的輿論反響。陳開宗明義便說:「我認為這場爭議主要是關於用語或文字表述而非關於實質法律問題的爭辯……其實質意義不大。」

但問題是,雖然這些都只是一些十分「虛」的爭拗,不單語焉不詳,更沒有進入到實質問題,只是停留在「口水戰」的層次,但「去殖民化」、「超然」這些字眼,卻太過惹火,於是引來巨大反響,以及另一輪的矛盾與對立。

有人不想泛民與北京融冰?

讓人疑惑的是,較早之前,港澳辦副主任馮巍見民主黨,主任王光亞見湯家驊,都讓人覺得北京是否想緩和香港社會氣氛,與泛民重新開啟對話,減低社會在雨傘運動及政改方案之後的嚴重撕裂?

其實,據我所知,在過去兩三個星期,不少泛民人士都陸續收到來自北京的信息,說中央想作出調整,要重新聽取香港的不同意見和聲音,因為過去一段時間,中央對香港情况的了解並不全面,容易出現誤判,因此要更廣泛地聽取不同聲音。

因此,泛民立法會議員甚至為此成立了「民主派聯絡小組」,作為與中央溝通事宜的內部知會和聯絡平台,作為回應。小組由公民黨的郭榮鏗出任召集人,再加上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工黨副主席何秀蘭,以及教育界議員葉建源作為獨立泛民議員的代表。

但就在這個敏感,或許有望融冰前的一刻,卻出現前述的接連炮聲隆隆,挑起新的政治爭拗,讓氣氛轉差。這令人懷疑,為何中方會同一時間出現看似矛盾的信息和現象?又或者,是否有人不想見到泛民與北京融冰,並認為只有鬥爭的格局,才能保得住權勢?

所以,泛民的初步整體反應尚算平靜,不想讓爭拗進一步升溫,也沒有發起任何激烈的抗爭行動,就是不想跌入可能的圈套和陷阱,把融冰和減低社會撕裂的機會,平白斷送。

雨傘運動和政改之際,是清清楚楚的兩陣對圓,兵戎互見;但後雨傘後政改,政局卻變得曖昧不明,波譎雲詭。

唯一安慰的是,政改表決前,鷹派人士還殺氣騰騰的表示,泛民否決方案後,要他們票債票償,要與他們全面開戰,作出全面狙擊和封殺。但現時看來,卻只是「得啖笑」而已。

原文刊於明報筆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