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鞋值錢,運動不

杏花邨商場是上班中途轉車站,因利成便,間中也有工作或社交飯局在這裏解決。總的來說,它是個以住客供需為首要的屋邨商場,衣食住行,最就手便捷的大眾路線,要挑的話便得跑遠點。九十年代,我曾在這兒租過漫畫和影碟。

早前商場一樓東翼圍板裝修,本也無所謂期盼。再異相的修飾看耐久了,會習以為常,這是人的劣根性。上一次商場急於提升格調,在地下中庭放了「羅馬噴泉」襯托假天藍天花,硬來突兀,也是看看下便慣。意外卻是,重開竟變身體育用品城,銷售各大品牌波鞋波衫,就叫人疑心,是反映商場衝出杏花的野心,抑或香港人對運動的超買決心?

運動裝扮固然可與運動無關,時尚所至,金石為開,但近年香港人多加注意運動,倒是事實。健身連鎖中心倒閉,教與學頓失倚靠,大隻佬個個變苦瓜乾;街上隨便可見市民跑步,上班前下班後偷空做運動,瑜伽課也益發普及,寧願skip lunch也要拉拉筋;球場亦逐漸回復熱鬧,幾年前不是有社工呻過「口靚」仔都打機唔打波了嗎?2016奧運,香港人最振奮是見到冒出一個二個英氣不凡的本土新晉,拿不下獎牌仍然想要喊一句:我們能。

收回傑志足球訓練中心是現屆政府切實為民的又一反例,為什麼必得在公屋與球場或大學二擇其一?公屋又不是難民營,哪兒有空地就到哪兒搭個收容所住住先?香港不應該只有樓房無球場。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