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失君 平衡永續?

在延臥病榻數年後,泰王普密蓬上周終於駕崩了。普密蓬為王70年,乃當代在位最長的君主,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即登基,經歷了整個冷戰的開始至結束,以及泰國近代動盪的尤其是政治方面的歷史。泰國舉國上下對普密蓬的逝世悲慟不已,據說會有一整年的國殤來悼念國王。

泰國在東南亞裏是有着一個既特殊又典範、乍看起來相互矛盾的地位。特殊的其中一點是,泰國在技術上是東南亞唯一一個沒有遭受過東西方列強殖民統治的國家。泰國是個由古至今皆大名鼎鼎的魚米之鄉,引來千古各路殖民主義者競折腰,當然不在話下。所以在以前君主專制的年代,泰王是親政的,而要當上個「稱職」的泰王,在外交上可是要八面玲瓏的。如在暹羅(泰國舊稱)以東有法屬印度支那,就如當時法國人從越南把殖民的魔爪逐漸伸向柬埔寨和老撾般,他們會對暹羅這塊大肥肉不予食指大動嗎?而英國人在暹羅以西(緬甸)與以南(馬來亞)皆有大片的殖民地,如果把這片既富饒又「骾頸」的國土也一塊吞併下來的話,不也造就了連綿遠東的大英帝國勢力範圍嗎?所以,當時的泰王們,如著名的朱拉隆功、蒙固等,時時刻刻都要抱着警惕與平衡各方勢力的手腕來治國。相比之下,與泰國在北邊接壤的中國,雖然在更遠的歷史長河裏與泰國時有衝突,但當時要應對西方列強的虎視眈眈既已自顧不暇,所以對泰國還算不造成真正意義上的威脅。

但相對於法國明槍明刀的掠奪式殖民手段,英國人在嘗試達到殖民目的時也還是很有微妙的一套。就如當時彼等逐步蠶食馬來亞各邦般,假如強硬的手法不奏效的話,就會暫時放軟身段,先要求通商貿易,然後就是派出顧問或所謂的參政司(resident)到各小邦裏「坐鎮」,名義上是為各邦君主提供諮詢,實際上就掌握了該地的主要政務,如國防、安全、外交、財政等,只留下在國政上相對較不重要的文化習俗等由君主掌管。再來就是教育,把無可否認頗為優秀的英式教育制度引進各邦,也把精英子弟們弄到英國去寄宿學習,自小就培養一批批的「尖頭鰻」(gentleman),長大視事後造就習慣了英式作風,當然也就親英了。

惟英國人的這套潛移默化的殖民手段,走遍全世界(包括在社會文化等各方面都無比複雜的印度)幾乎無敵手,在泰國卻可謂碰上了顆軟釘子。一方面當年歷任的泰王即便在那個資訊相對封閉的年代都已意識到自由貿易對泰國經濟的正面效應,所以對於開放通商口岸等,也很樂意配合,尤其是得以把泰國的各種原產品借助英國人當年在全球航運上絕對的領先地位而得以銷售到全世界去,又何樂而不為呢?另一方面這些泰王們都「很會做人」,「意思意思」地接受了一堆英國的顧問、參政司不等,不讓英國人有堂而皇之的藉口來干政,卻反而利用英國的專家顧問們來促進泰國的整體社會與經濟的現代化。如泰國軍隊的現代化,在很大程度上就應歸功於英國人的諮詢與訓練。直到當代,每當泰國有大型的官方儀式時,常會看到(當時還健在的)泰王就如英王般,會戴上如英國禦林軍的高聳毛絨帽來檢閱儀仗隊。而如英王般,泰王也有一個樞密院來輔助他處理即便是有限的政務。英國當年對泰國的深刻影響,由此可見一斑。

借力打力 手段圓滑

當年的這些泰王們的平衡列強、借力打力以促進泰國自身利益的手段是的確非常圓滑的。試想,你是英國人的話,本來對泰國還狼子野心,但泰王對你說白了,你不幫他把現代化的軍隊建設起來,還有最好也順便幫他改革陳腐的制度以改善民生來作為後盾,否則他又如何得以抵禦法國人在東邊的蠢蠢欲動,從而維護與保障你在緬甸與馬來亞的殖民利益所在不至於與法國的殖民利益直接對上或甚至幹上了呢?在某種程度上,你甚至不由自主地成為泰國強軍建國的主要助推器,你說絕不絕?

而當年的泰國也不完全是一邊倒地靠向英方的。泰國平衡列強以求自保的手法,尤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可謂發揮得淋漓盡致。當時的日本軍國主義氣焰高漲,在發動針對美國的珍珠港奇襲的同時,也南進東南亞各地,尤其是英屬的馬來亞。而當時的泰國竟不顧英國明顯的利益而倒過來與日本方面達至(起碼從馬來亞的角度來看)一極為不光彩的協議,讓日軍在泰國登陸而後「借道」泰南的克拉地峽(近月來盛傳會開闢一條運河的狹窄地帶)入侵理應屬於泰國盟友英國的馬來亞,據說換取日軍不侵犯、佔領泰國的條件。所以,在東南亞其他各地在二戰期間飽受戰火蹂躪之際,泰國卻是有驚無險的度過那段3年又8個月的艱苦日子。

到普密蓬在戰後登位時,泰國已然是個君主立憲的國家。泰王雖然廣受國民敬仰,但正式上是不具有太多政治權力的。普密蓬出生於美國,在瑞士受教育,對尤其是爵士樂頗為愛好,即便登位後,不但自己曾經「夾band」,還時與世界一些著名的爵士樂手一起下場表演,當年官訪馬來西亞時也不忘與電台樂隊一起和音,所以在國際上的形象還是頗為正面開明的。在國內,他重視農業的發展,常親自下鄉,動用王室自身的基金來推動各項利民的農業計劃,所以也的確廣受泰國民眾的愛戴。

當然,泰國現代的歷史與軍人的干政是脫離不了關係的。幾乎每隔幾年,泰國的軍頭們以彼等想必無限的智慧主動的認為民選的政府不符合他們眼中的泰國或其國民的利益時,都會毫不猶豫的發動政變,建立一個軍事政權來統治好幾年甚至十幾年,方才逐漸還政於民,過後又再周而復始,好像樂此不疲。而軍頭們也每以獲得泰王(至少是事後)的首肯為奠定彼等政權合法性的基礎。軍頭們在政變後跪着覲見泰王乞求恩准的鏡頭,也同樣的讓世人頗為稱奇。

政變迭起 經濟依然向上

至於泰國可謂也是東南亞典範的一點,就是即便在上述的政變迭起的看似社會與政治動盪的大前提下,泰國經濟仍然跌跌撞撞的往上攀爬,是東南亞其中一個排前的經濟體,曾為所謂「亞洲四小虎」之一。只望在普密蓬仙遊之後的泰國,無論國內外的政經局勢得以繼續的被平衡下去,為東南亞的繁榮與穩定做出不可或缺的貢獻。

胡逸山

馬來西亞首相前政治秘書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0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