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樂意當北京在台灣的代言人嗎? 十字路口下中國國民黨的3個選擇

因應1月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的歷史性慘敗後黨主席的空缺,國民黨終於姍姍來遲地於3月26日選出了新的黨主席洪秀柱。然而回顧大選敗選後,從有意角逐者的蠢蠢欲動到2月22日候選人正式登記,再到3月12日及19日兩場電視政見發表會,最後是26日沒有萬衆歡呼的投票結果。國民黨未來要走的「國家」道路充滿荊棘,卻是不言而喻。

失焦的黨主席選舉

先說為何這場國民黨黨主席寶座之爭冷場不斷。19日舉行的第二場政見發表會由親綠的民視來轉播,然而收視率卻低得可憐。此次還設有網絡直播,不過在線網友亦至多不過400人。如此的冷場窘態,除了反映國民黨氣勢如今已跌到谷底,並即將淪為在野黨的頹勢,以及欠缺重量級「A咖」參選人之外,也是議題焦點不清,包括國家論述在內的路線議題沒有成為主軸所致。

本來,透過檢討敗因、追究責任、重新擘劃改革與重生的藍圖,是黨主席補選的意義所在,也是恢復人民信任的良機;然而除了被媒體窮追猛打的黨產問題之外,4名候選人並不熱中於追責,亦不敢對既定的內外政策提出有力的質疑甚或否定。

比較敢放炮的4名候選人之一的李新,雖然左一句「怎不檢討馬英九?」,右一句「馬英九應下罪己詔」,然而此舉既沒有得到其他3名候選人的任何呼應,他自己也沒有進一步闡述,始終停留在放炮層面。結果他個人最後以7000多票、名列第三收場。

至於兩大「熱門」候選人,無論是登記前洪秀柱擺出對「本土」的擁抱姿態,還是登記後黃敏惠以「主流」自居,兩人卻都不敢就今後國民黨的「路線」方向展開進一步的討論。在政見發表會上也是一副避之大吉的神態,誰都不敢正面挑戰現行的兩岸政策,包括已經寫入黨章的「九二共識」。原因無他,兩名候選人一來不願意失去深藍軍系「黃復興黨部」佔四分之一以上的「鐵票」;二來也想盡可能爭取本土派的支持;三來則不希望得罪在黨內具有影響力包括馬英九總統在內的大老,因此整場選舉還是停留在爭取多一點選票,而不是為國民黨尋找出路的格局。

如此不敢面對問題癥結的國民黨主席補選,最終由誰都不願意得罪的深藍「鐵票倉」的「黃復興黨部」全面支持洪秀柱而畫下句號。

年輕世代無感的國家論述

誠然,洪秀柱並非沒有提出一些改革的訴求,包括對黨產的處理,包括如何拉近與年輕世代的距離。然而,誰都清楚,倘要台灣社會尤其是年輕「天然獨」世代對國民黨改觀,首先要如何展現一個全新的、富有魅力的國民黨新形象,其中自然無法迴避年輕人對國家方向的思考。

然而,遺憾的是整個國民黨對淪落到今天如今窘境的深層原因仍缺乏真正的理解,因此至今也無法拿出對症下藥的新論述。而且,即便是提出「反省」、「改革」的口號,也只停留在對馬英九總統治國能力與政績的層面,忘記了左右「九合一選舉」與總統選舉結果的太陽花學運所突顯的台灣社會的集體焦慮。

太陽花學運之所以爆發,其實無關乎馬英九的執政能力。表面上是對立法院欲「30秒通過」服貿協議的所謂「黑箱作業」的反彈;然而,深層的背景卻是對馬英九總統推動的「兩岸經濟一體化」,可能導致北京利用其強大的經濟力量來進一步干預台灣的政治自主,侵蝕台灣社會價值的集體憂慮。這也是1月的總統大選為何國民黨兵敗如山倒,而蔡英文卻從頭到尾氣勢如虹的主要背景。

換言之,國民黨若要徹底改革,必須重新思考,勇敢調整現有的兩岸政策與國家論述。大選前的「換柱」風波揭示了當時的國民黨理解到未來要繼續在台灣社會生存,作為一個有競爭力的政黨必須以符合主流民意的「選情」為依歸。若無法打贏選戰,一切漂亮的政策論述都沒有意義。就這點而言,當國民黨既定的兩岸政策包括「九二共識」在台灣已失去主流民意的支持,當堅持了好幾代的國家論述在掌握未來的台灣年輕世代已失去市場的今天,國民黨是否還要毫不動搖地繼續堅持下去呢?

中國國民黨的3個選擇

目前國民黨的國家論述仍然是連接「中國」的國家論述。按照國民黨定義,這個「中國」指的是中華民國。然而取代中華民國在大陸建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自1949年後卻從來不承認它的存在,目前也看不到在可預見的未來有改變此立場的可能性。重點是這套必須與「中國」連接的國家論述,於「天然獨」世代崛起的今天,在台灣社會已經走到了盡頭。其最大的原因,是缺乏「現實中國」的有力支撐。因為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不可能朝着洪秀柱的國民黨所期待的以「復興中華民國」、以建設「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國」為目標的國家發展方向前進。

顯然,如今擺在面臨轉型的國民黨面前的,不外乎3條路。

其一,調整目前國民黨的國家論述,與台灣主流民意接軌。倘以此為選擇,則國民黨必須徹底本土化,也無可避免地必須放棄連接「中國」的國家論述,如此才有可能重新獲得掌握未來的年輕世代的支持,才有可能在台灣重新成為有競爭力的政黨。

其二,面對現實,正式放棄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夢想,同時公開宣告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繼而在意識形態上尋求與中共進行整合,堂堂正正地將自己蛻變為北京在台灣的代言人。

其三,繼續堅持連接「中國」的國家論述,同時制訂這套國家論述如何成為現實的路線圖,以說服台灣年輕世代。而為了實現如此目標,國民黨必須與北京清楚切割,並全面向中共施壓迫使它走向民主化。其中一個必要的步驟,就是制訂一套促進大陸民主化的新兩岸政策,包括與民進黨等其他政黨聯手,以台灣全民的力量,發表要求中國大陸民主化的聯合聲明……

當「百年老店」的國民黨及其所堅持的國家論述在已走到十字路口的今天,究竟洪秀柱主席,究竟大多數的國民黨員會選擇哪一條路呢?

(作者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john.lim.3154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3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