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為「鮮浪潮2.0」的爭議:對ifva之建議方案

過去的3月,不少影展及電影相關的活動進行得如火如荼,當中包括「第二十二屆 ifva 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以下簡稱ifva)及「 第十一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以下簡稱「鮮浪潮」),兩者都舉行其入圍短片的放映,而ifva早已公布得獎名單,結果如下:

公開組
金獎:《後來怎麼了》 羅倩欣
銀獎:《長途列車》 吳雋
特別表揚:《相濡以沬》 黃淑雅、 《若男》 陳淦熙

動畫組
金獎:《七層譚》李國威
銀獎:《眼袋》何慧君
特別表揚:《沾寒沾凍》葉順成、郭偉鐘

青少年組
金獎:從缺
銀獎:《影》 鄭瑋晴
特別表揚:《十八不赦》 馮麗軒、《漣漪》 郭浩軒、《刺猬女孩》 方可晴、《如果電話亭》陳子山
最踴躍參與學校: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亞洲新力量組
金獎:《禁止下錨》曾威量
銀獎:《野潮》呂柏勳
特別表揚:《Santé》 Sabrine Khoury

媒體藝術獎
金獎:《Ghost in the Sellotape》片岡純也
銀獎:《C6H12O6 + O2》Irene Agrivina
特別表揚:《Floating Paper》片岡純也
最佳本地作品:《Re-Dürer》許維強

上述組別中,以公開組最受大眾矚目,亦是競爭最激烈的組別,不過公開組的四部得獎影片,全是「鮮浪潮」作品,而再看公開組入圍名單,十部入圍短片中,有一半都是「鮮浪潮」作品(另外一部是《安琪兒》),而過去兩屆的ifva公開組得獎作品中,有不少是「鮮浪潮」短片,包括於2014年獲得銀獎的《女實Q》、2015年分別奪得金銀兩獎的《他們的海》及《飲食法西斯》,而當年十部入圍作中,共四部是「鮮浪潮」短片(另外兩部是《作為雨水:表象及意志》和《寂靜無光的地方》),難怪令人覺得ifva只不過是「鮮浪潮2.0」而言。

大家可能會質疑,「鮮浪潮」作品佔公開組大部份入圍及得獎名額有何問題,只不過證明「鮮浪潮」作品具質素及競爭力,不過,若大家留意ifva的中文全名——「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以及其簡介:突破框框的信念和強調獨立精神,推動各種影像的文化及探索創意媒體的無限可能。似乎,公開組有違有關方面的原意之嫌。

為甚麼「鮮浪潮」作品入圍及得獎,就有違原意之嫌呢? 首先,「鮮浪潮」的入圍作品,均有幾萬港元資助拍攝,以2015年為例,每個參賽隊伍均有七萬港元的資助,而且有資深電影工作者指導,這些有足夠人力物力製作的「鮮浪潮」短片,與其他自掏腰包、成本只有幾百幾千、幾名志同道合的朋友拍攝而成之作,放在同一競賽組別,是否公平呢?而且ifva強調創意及獨立精神,是否應把更多機會給予更具獨立性的低成本之作,而非有一定製作規模、且在其他比賽的入圍作呢?

因此,筆者對ifva作以下建議,相信以下建議,對解決上述的爭議有幫助:

建議一:增設大專組

現時各大小的短片比賽參賽者中,大專生可謂重要的來源,皆因不少大專院校都設立電影、媒體等相關課程,大專生所拍攝的短片數目有不少,當中包括學生作業、畢業作品及課餘拍攝的獨立短片。設立大專組可把這類幾影片歸成同一組別,甚至可把大專學生的動畫作品從動畫組歸入此組內,此舉除了讓觀眾能看到各院校短片的風格、每年學生作品的水平及方向外,也可成為青少年組及公開組之間的一個階梯,減低公開組包含範圍過於廣泛而導致的公平問題,並對優秀的學生短片作更大的肯定。

除了大專組外,甚至可再把公開組一分為二,一部份是沒有上映或參展電影製作經驗人士、以及沒有接受任何機構贊助及支援的短片;另一組別則是相反,包括了「鮮浪潮」作品。把公開組分成兩個組別,再加上原本的青少年組、上段提議的大專組,形成一個完整的階梯。

建議二:禁止已公映的短片集電影、「鮮浪潮」及其他受資助短片參賽

正如文中早段所講,近年「鮮浪潮」短片佔了ifva重要位置,導致有違原意之嫌外,其他部份公開組的入圍或得獎作品,也有類似問題,例如今年入圍的《有敬》是「東華三院」贊助,有評審認為該片更像宣傳片,其拍攝目的是否有違ifva強調的獨立精神存有疑問;而去年入圍作品《浮瓜》則是曾在戲院公映、並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及「香港電影金像獎」奪獎電影《十年》的其中一部短片,當一部短片本是一齣電影的一部份,而且獲得公映甚至獲獎,其參加ifva對主辦方及該短片有何意義呢?這類短片及「鮮浪潮」作品參賽,是否剝削了其他資源有限、有意透過ifva一展身手的參賽者之機會呢?

因此,禁止「鮮浪潮」及其他資助項目短片參賽,有助公開組達到更公平的效果,而且更符合ifva的原意,即使像《浮瓜》般,報名以至入圍分別在公映及獲獎之先,也應剔除其資格,以示公允。

建議三:公開組設立「獨立精神獎」

若果以上建議存有爭議的話,在公開組設立「獨立精神獎」或許是個折衷的方法,「獨立精神獎」頒給並非建議二禁止的短片,這樣做法,至少對一些缺乏資源且出色的短片作鼓勵,同時有更明確ifva的宗旨之意,以及是三個建議中變動最少、主辦方較容易做到的方法。

「獨立精神獎」不應等同現有的「特別表揚獎」,其地位至少應與現有的銀獎相若,才能達到上述所提及的效果。也許還有人會想出第四、第五建議,或者認為以上三個建議有缺陷,不過當一個比賽的入圍及得獎名單,幾乎成為另一個比賽的翻版,這時候ifva是否應該作出適當的變動,以更符合其宗旨,以及讓更多有才華的人得到機會呢?

文:袁廸旗(「筆記電影會」召集人)

圖片取自ifva facebook專頁,圖為第二十二屆ifva比賽頒獎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