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確認書」對各方的影響

近日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公布最新的民調結果,數據顯示,支持港獨的年輕人已在他們的受訪群組中形成關鍵少數,當中在15歲至24歲和25歲至39歲的受訪群組中,分別有近40%和24%的受訪者表示支持港獨。

誠然,港獨的影響力仍只處於萌芽狀態。按現港獨只有約17%的支持率來看,若中共現時允許香港立即公投自決,港獨成事的機會率可謂微乎其微。然而,以中共追求「零風險」的思維來看,他不會有足夠的勇氣容許香港立即公投自決,以免得出令他自己尷尬的選舉結果。况且,中共和建制派現已不敢說港獨的勢力不足為懼,連選舉管理委員會(下簡稱選管會)稍早前也推出「確認書」,企圖阻止持港獨政見的人士參選立法會。

為何確認書間接為港獨派宣傳?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於星期日(7月24日)在無綫電視時事訪談節目《講清講楚》解畫指,中共和香港特區政府的最主要目的,是防止港獨政見者把參與立法會的過程和議會變成宣揚分離主義的政治平台。但無論他們的動機是什麼,「確認書」推出後的巨大負面迴響,在客觀效果上已壯大了港獨派的聲勢。另外,港獨派參選人可利用公眾同情其受政治壓迫的心理,來動員更多的支持者(註)。事實上,在「確認書」推出前,已有部分港獨派人士表示,即使現時支持港獨的人士佔少數也不太重要,因他們推動港獨的工作,便是要啟蒙更多人轉軚支持他們。「確認書」的推出,可說是間接為港獨派政治動員找到新的契機。

簡言之,「凡有宣傳便必會增加其支持度」是謬誤百出的論述。反之,梁振英煞有介事地在立法會批評《香港民族論》宣揚港獨,為「藉打壓間接增加港獨支持度」掀開序幕。難怪有評論指梁振英居心叵測,藉間接壯大港獨派爭取連任的本錢,向北京證明自己才是打壓港獨的最合適特首。而梁振英連任的呼聲愈高,勢必愈壯大港獨派的聲勢。雙方的政治實力在某程度上弔詭地互存共生。

港獨派參選否 中共對港盤算不會停

無論如何,現時支持港獨的參選人能否正式參選,仍是未知之數。其實,「確認書」已米已成炊地間接協助港獨派作政治動員。若中共和港府最後迫於無奈須讓港獨派人士參選,他們可能會順水推舟,利用影響力上升的港獨派與泛民鷸蚌相爭來削弱他們的整體實力。反正港獨勢力在未來兩個月要獨佔鰲頭難於登天,以這股勢力借力打力,則有望使建制派攻陷立法會三分之二的議席。不過,這始終是一個險招。若中共認為,攻陷立法會三分之二的議席便足以控制香港政治的大局,那他可能會製造內外夾擊泛民的客觀效果。但若然建制派未能攻陷三分之二的立法會議席,與此同時卻壯大了港獨派在官方層面的勢力,那絕對是中共不能接受的事情。中共和港府會否將錯就錯地使用「計中計」,那便要視乎他們的核心思維是什麼,以及預期可承受的風險有多高而定。

倘港獨派未能參選 有何影響?

若然支持港獨的人士未能參選立法會,有部分人認為泛民參選人將是最大的得益者,因他們的票源少了一路人馬來分薄,而支持港獨的人士也可能會「含淚」投票給他們。可是,泛民和港獨派的分歧大至未能作出選舉協調,兩者之間互不信任的程度也與日俱增。故此,即使後者未能正式參選,它的支持者大規模地按策略需要而「含淚」轉投泛民候選人的機會也微乎其微。

毫無疑問,一旦港獨派被排除在參選資格之外,它在原則上便被完全排除出管治體制之外。但港獨派推動其政治理念向來不限於在官方層面,倘若它被完全排除出管治體制之外,它便可找到新的確據去論證「既有的管治體制已經完全失效」這一點。除此之外,若它想得到管治體制的權力,它只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選項,屆時它用更激進抗爭手段的顧慮便會進一步減少。

註:呂大樂,〈港人的頑皮政治性格〉,《信報》,頁A14

(作者按:文章僅代表個人意見,不反映機構立場)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