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左翼的理性務實與斷章取義

近幾年,公民社會的左翼勢力與本土勢力的紛爭日趨白熱化,不少左翼人士更被扣上「左膠」的帽子。粗略地說,左翼人士可被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較為理性務實的人士。雖然他們在不少議題上的推論方式也有相異之處,但他們的行事方式算得上是實事求是,例如盡可能每件事作嚴謹的分析。而他們一方面提出的批判有其合理之處,另一方面亦願意以開放的態度聆聽不同的理念和想法。

然而,另外一類的左翼人士,則是從關鍵詞着手判斷是非對錯(第一類的左翼人士則沒有這些特徵)。例如,儘管他們可能會追看頂級運動聯賽(並支持班霸球隊),或光顧大型連鎖店;但若跟他們談及香港運動精英化的發展,讓他們聽到「精英」這個關鍵詞,他們便會頭腦發熱地「批林批孔」。所以,他們有可能會支持施政報告的體育政策方針,因它一方面擬定增建康樂設施以推廣體育普及化,另一方面計劃拆卸對田徑運動精英化舉足輕重的灣仔運動場(為何必定是顧此失彼?)。類似的情况,是一旦談及加強本土運動員的培育,或擬定保障本土運動員的條例,使他們辨識到「本土」一詞的存在,他們便條件反射般批評這個方針缺乏大愛共融。

以關鍵詞判斷是非 差不多等同文字獄

但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以左翼的理論框架而言,香港/本土的精英運動員也是受到壓迫的一群。况且,加強本土運動員的培育,並非意味着必然排斥少數族裔的人士。以香港足球隊為例,那些敬業樂業且為港隊作出貢獻的少數族裔球員,毫無疑問該被納入本土的範疇。事實上,連足球強國德國和法國也尚未立例排擠少數族裔球員代表國家隊的資格。不過,這並非意味着沒有加強本土運動員培育,以及擬定保障本土運動員條例的需要。再者,單以關鍵詞是否存在去判斷是非黑白,其實已差不多等同於明、清朝的文字獄。香港/本土運動精英化發展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在其他議題中,以關鍵詞定性事件「莊閒」的情况同樣出現。諷刺的是,那類左翼人士一方面對部分關鍵詞嗤之以鼻,但他們在判斷是非對錯的過程中,同樣留下了一些可讓別人作出還擊的關鍵詞。

當然,第一類的左翼人士,並非完全不知道第二類左翼人士的問題,但礙於各種的因素,會從各種途徑糾正後者的左翼人士始終為數不多。即使有小部分人開了口,他們亦很可能被扣上「背叛左翼」的帽子,然後捲入沒完沒了的鬥爭漩渦。部分本土派的問題,同樣如此。

(作者按:文章僅代表個人意見,不反映機構立場)

文:楊庭輝

作者是新力量網絡研究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