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對伊斯蘭世界誤解舉隅

自911以後,全球反恐,不少人聞或見穆斯林色變。一些資深時事評論員,更認為敍利亞難民必夾雜恐怖份子,認為不應予以庇護。梁振英近期又指香港有恐襲威脅。伊斯蘭史,素在香港冷門,中學時,歷史老師曾云:「回教教義,一手拿刀,一手拿可蘭經,不信便殺死你。」又有一些藍絲亞叔,黨報云亦云,以伊斯蘭世界類比民主必內戰。以上這些,不勝枚舉,故鄙人認為有疾謬誤,正視聽必要。

首先,穆斯林與恐怖份子,是沒有必然關係,這幾乎是常識,香港的巴基斯坦籍人士,不少住了超過三代,紥根比不少「真香港人」還久遠。朋友爺爺,便為港英時期警察。除了這些大頭綠衣後代,我城難民政策,各南亞非洲國民的酷刑聲請不少,當中也不乏穆斯林。印尼傭工,遍布各區,每逢周日,佔領中環。尖沙嘴有清真寺地標。講了這麼多,只想說明一點,就是:伊斯蘭教徒在香港舉目皆是,但我城一宗恐襲也沒有,是一宗也沒有呀!

八十年代,台灣出版的世界的歷史漫畫,講到伊斯蘭部分,提到非回教徒只要納額外稅金,便可保持信仰,不被侵犯。事實上,傳媒報導伊斯蘭國在轄地殺害基督徒。如果其他伊斯蘭教派排斥基督徒,他們不會生存到被害之日。候賽因雖然千夫所指,但他的內閣,就有基督徒成員存在。

至於那些大陸法律「學者」、黨報評論員、藍絲亞叔,所講的不少伊斯蘭國家,在茉莉花革命後,內戰連連,以此「論證」民主必亂,其實不倫不類。上世紀成名教授,已然有專文講述全球民主化,唯獨是伊斯蘭國家水土不服。上面雖云香港充滿穆斯林,然我城始終為以華人為主社會,土壤終究不同,完全不能類比。同是華人為主軸的台灣,行民主選舉,至今不亂,可說是最佳例證。

以上這些,皆是常識,但香港不少人就是缺乏常識。

文:羅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