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對民主是葉公好龍嗎?

大家都知道的故事是如此的:從前有一個葉公,全身配飾和家裏樑柱都雕刻上龍的圖案;天上的龍知道了,就親身來拜訪葉公,結果葉公嚇得面如土色、失魂落魄。從此「葉公好龍」形容人們表面上熱愛一件事物,實際上卻未必。

香港有「傘兵」崛起、「素人政治」,就是對傳統政治人物厭倦。近年在網絡上對一些人物的爭議,引人側目。建制派,自有之前反對流會,但早前主動流會,最近又譴責非建制派導致休會,處處「搬龍門」,引人嘲笑。但即便非建制派,也有不妥當之處。如陳雲幾年前聲言遲早清算「左膠」政敵如紐倫堡審判;本土派一貫不喜語言偽術但在宣誓事件又搬弄語言;泛民支持者幾年前不滿曾鈺成與建制派「夾計剪布」,今次卻認為梁耀忠於主席選舉時應與泛民夾好策略。如果我們不滿對方「搬龍門」,那為什麼自己也搬起來了?

政治哲學家科恩(Carl Cohen)曾討論一個民主制度的落實,不止是民主制度,也要有民主的氣質。民主氣質的其中兩項條件是,討論政治時要客觀,保持實事求是,不以政治立場左右判斷;另一點是要有信心,即相信有集體管理自己的能力,社會成員之間不應互相輕視。

沒好好培養民主氣質 令人憂慮

當下令人憂慮的是,我們致力於爭取一個民主制度,但卻沒有好好培養民主氣質。網絡促成的部落化已多有討論,即民眾習慣在自己立場相近的圈子「圍爐取暖」,而失去客觀判斷。對與政治立場不同的市民,動輒批評「港豬」、「廢青」、「廢老」,而失去換位思考、反思和體諒,也就構成不信任能管理的能力。當爭取到一個民主制度時,「港豬」、「廢老」應有投票權嗎?如果沒有,那還是民主嗎?

後真相時代的政治?

最近一期《經濟學人》討論「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指人們的政治參與模式改變,會選擇某一價值傾向,形成自己的觀點,並因此觀點去尋找論據,支持自己的看法,對相反的觀點視而不見。也可以說,當今我們比起真相更加重視感受,比起程序也更重視結果。

自從2010年中港矛盾之後,這種現象隱然出現,當今蔚然成風。網絡上自有「內容農場」渲染假象,也有網絡輿論領袖不顧深思煽動仇恨。如佔領時攻擊社運人士林輝在佔領區呼籲「散水」、「破壞運動」,講得「似層層」,但原來林輝本尊當時仍身處外地。近日網上有「4人家庭綜緩月入2.2萬」的報道,指新移民婦女說在港拿綜援「慘過鄉下耕田」,引來網民瘋狂轉載批評「大陸蝗蟲貪得無厭」。然而經求證後,發現是一「內容農場」假新聞,但傷害已造成,水洗都唔清。

近年的排外、排老、大肆批鬥政敵之風,在爭辯間經不起理據考驗,也是一種不鼓吹深入思考、只鼓勵「開心share」的做法。然而民主氣質裏講求的客觀、講求實事求是,就沒有找到了。

政治也當是理想主義的

在網上與人辯論,間或遇上一些「對手」說「打緊仗呀講禮貌」,然後不顧理據,也毫無邏輯,明知散播假消息也要重申他們的說法。必須承認,在當下的政治亂局,太斯文迂腐畢竟蝕底。然而政治的本質雖然是權謀的,但也當是理想主義的。特別是,追求民主時,只追求民主制度,而無法培養民主氣質的話,最終催生的制度,也很大可能是不穩定的。

葉公好龍,龍來了,卻心驚膽跳。爭取民主,民主來了,卻原來是殘缺的。那如何是好?

作者是政治及教育評論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