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舍堂文化大揭秘(1)乜嘢是舍堂文化?

這篇文,是遲出的了。

自HKU St. John’s 單嘢出咗街之後,有不少街外人都會加把口,認為「大人大姐就咪咁玩啦仲細咩」,有啲其他U的人覺得,我都住過Hall,都癲過,都唔會咁玩呢啲啦。

真係此言差矣。港大的Hall,並不是一般大學的Hall能明白和比較,我敢講,即使很多無住Hall的港大人都不能明解。HKU的Hall文化,真係唔係一言半語講得清。我當年(好啦,唔好估是幾時啦)住咗接近3年Hall,上過Hall莊,所以Hall的都咗唔可以話唔清楚。但必須指出的是每間Hall在實行上的做法都有不同,而且時移勢易,我實在不清楚而家的Hall仲係咪咁。所以今次我分幾篇文,漫談港大舍堂文化。

舍堂文化的源由:仙制與全人發展

仙制的形成

講返少少一啲舍堂文化的源由啦,雖然只是口述,不盡準確。港大話哂都叫做有百年歷史,當年入得HKU,真係天之驕子中的天之驕子。而由於當時人少,入得HKU都幾乎一定會住Hall,而至今不少港大名人,對於當年住Hall的種種經歷仍然是津津樂道。

咁天之驕子嘛,串啲都好正常,或者成日覺得自己叻過人。於是作為大仙(Senior,即係已經住過一年Hall,讀緊第二/第三年的師兄們),就要俾啲顏色Freshman睇,等佢地唔好三分顏色上大紅。所以,首先要明白一點就係HKU的Hall走的大都是嚴肅認真路線,大仙在舍堂中會由迎新以至生活中享有「特權」,要Freshman學識紀律、服從、尊重,要做大仙要求的種種事情(即使是不合理都要做,可能就係因為咁先出左St. John’s 單野),以大仙「馬首是瞻」,而這就係所謂的「仙制」。發展到而家,大仙在活動中是可以不斷喝罵(真.喝罵)Freshman,亦要進行很多活動達至舍堂的凝聚,而Freshman在當中是完全無Say的。

體與藝的全人發展

歸根究底,點解要住Hall先?一個學生由中學轉大學,點講都好,都要學懂獨立同進入其他群體生活,住Hall就俾咗一個好好的機會。所以,換個角度想,住Hall其實都算是避免港孩育成的方法之一啊。舍堂中會有文化與運動隊可以參加,讓以往物質、資源缺乏的大學生可以在舍堂中學習、同時消磨時間。HKU的Hall亦有一些特點,包括有就是可以學一些特別的運動,例如Hockey(草地曲棍球)、Softball(壘球,近似棒球的一種運動)或者Lacrosse(棍網球)等。這些運動的傳承亦有賴英國所賜,簡直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啦。

現今的舍堂文化

HKU Hall 現今有大約20間舍堂(我實在不知道現時的實際數字了),每間Hall都有自己的文化特色(是「好強烈」的特色);年代越久遠的Hall,舍堂文化就會越強(可以理解為歷史較長、「仙制」比較勁、又比較Chur;相反的話,就係歷史較短、「仙制」比較弱、比較Hea),所以又有新Hall/半傳統/傳統Hall之分。Hall與Hall之間,是一個競爭性的關係,因為每年都會有Hall Competition,Competition的內容就係一啲文化同體育的比賽(唔好睇少呢啲看似無謂的比賽呀,當年我有一啲Hallmates最後真係入左港隊架)。

言歸正傳,所以每間Hall之間都會有一堆所謂的「敵人」(即係其他Hall),而「敵人」的存在就係團結自己Hall的最佳武器。所以,一間Hall基本上透過「仙制」同「Hall Competition」,去建構整個舍堂文化。即係不斷話你聽,「你要聽我哋講!」同埋「我地Hall要Champ(即係勁)過其他Hall架!」兩點去凝聚Hallmates。

小結

但嗰陣還嗰陣,在新世代的現在,已經無話咩「入HKU者就是天之驕子」,認真想,亦無需要再有咩為咗唔畀覺得自己咁叻,所以要挫吓銳氣之類。住Hall的人亦與以前大有分別,除咗要按居住距離決定你住Hall的機會之外,仲要同很多Non-Local(即係交流生)一齊住。在這樣的情形下,我不禁要問,到底「要畀啲顏色Freshman睇」的呢個概念,究竟仲適唔適用喺現今的舍堂?進一步去想,「仙制」喺而家,到底真係「美其名」畀Freshman學識尊重人乜乜乜呀,定係只是畀一班大學生起大學果陣,已經開始玩「階級」呢味嘢?

而隨年代演變,大學生的生活不會只圍繞著舍堂走。以前的人無咩做,除左讀書之外,就是參加Hall活動。但而家的大學生,大學5件事中,都有拍拖、做Part Time乜乜乜,人只得24小時,我們真的可以放咁多精力在舍堂嗎?而現在的HKU Hall人,大部分只關注Hall的事務,對外間事情不聞不問(而事實是單單處理Hall的事情足夠你忙了,詳情請留意稍後文章)、又或者是沉迷在喪玩呀、通頂呀、上莊呀諸而此類的事上。想當年大學(尤其是HKU啦)作為知識分子的集中地,都唔知孕育咗幾多投入社運,為社會貢獻的棟樑。但而家,舍堂又有無好好發揮自己作為大學生的身份,做好社關的角色,將舍堂獨有的凝聚力轉化為關心社會、甚至領頭的角色呢?定係變成一班大學雞圍爐取緊暖呢?

而我更大的concern是,現時外界對Hall,又或者HKU Hall有咁多的誤解,係咪真係只是人地的問題?大學生揹得起呢個身份,對社會,係咪應該有相應的責任?

待續。

(想知道港大迎新有咩神秘活動、以至住HKU Hall各種稀奇古怪事,請繼續密切留意!)

文:殷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