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的槓桿效果

印象中自從陳法蓉及郭藹明,以洋歸海外大學學士及碩士學歷背景分別於1989 年及1991年奪得「香港小姐」冠軍後,港姐比賽從此踏入搶先比試學歷多於比試樣貌的時代。至上年麥明詩以當年會考「10優狀元」背景奪冠,更像將這個選美遊戲的審美「起跑線」設在佳麗們未成年的「讀書求分數」時代。當女孩子客觀條件優厚,漂亮又學歷好,理應出路有保障,但為何仍要參加這類其實相當挑戰女性尊嚴,兼冒險輸在那些主觀角度評審,甚至可能有幕後黑手的比賽?

早廿年前參選港姐的其一號召力在「開拓眼界」。女孩們選美決賽前會被免費帶到海外拍外景,勝出後代表香港參加海外更大型的選美及其他公關活動。但今時今日的大學畢業生其實在畢業前的閱歷,可能多得倒過來要給電視台參考,例如以高材生麥明詩的方角看她的閱歷,你帶她看世界任何地方,也未必比得上她覺得自己在熟悉的劍橋大學生活更有優越感,倒不如由她帶觀眾遊劍橋。

但憑成為港姐而「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夢,卻似乎一直像魔咒般連年把女孩吸過來。以前以當港姐作為嫁入上流社會的踏腳板,讓背景平庸的女孩子有機會急劇地改善生活和人生。而今日的女孩子雖然有學歷、良好背景、及經濟獨立,而不用依靠嫁人去活著,但看到連在出名「支薪爽快」的投行工作的大學前輩,也在愁工作不穩隨時被炒,那不如試選港姐搏一下,轉頭又是找個富的嫁去。

97年港姐冠軍翁嘉穗跟同屆亞軍李明慧,為爭富家子鄔友正時迫出的窘態,與89年港姐季軍梁佩瑚在早兩個月嫁蒙古富商,都在說同一個「港姐戰事」,就是挾「港姐」這個「考績」去取得「最高獲利槓桿效果」,只不過有些女孩實在等不到那麼長時間,唯有在個人「時間值」還未掉盡的時候,找個可向外交待的嫁去了事。難道沒有一個半個港姐是在找靈魂伴侶嗎?有!郭藹明是其中一位。

或者參賽者的原始目的是渴求得到一種身份認同,在激烈的比賽中眾目睽睽之下被戴上后冠及從此一世得到「港姐冠軍」這個美名,實在是人生中一種難得的極緻而又持久的享受,就如同希拉莉克林頓 (Hillary Clinton) 渴望成為美國第一位女總統般,希望以某種身份名留青史,就能「完美」自己的人生。你評她們虛榮….. 無可否認這是,但得來也並非容易。

有那幾位出選的港姐可如美女安吉麗娜朱莉 (Angelina Jolie) 般,運用自己的名氣及影響力,去嘗試改進世界? 75年冠軍張瑪莉是比較出色的一位,她改變了大家對孤兒出身不良的睇法,而就算嫁入顯赫的何東家族,仍堅持有自己的美麗事業,慈善影響力更涉及環保、愛滋、孤兒、唐氏綜合症等。相比那些爭風吃醋嫁入豪門後,便像人生目標已達而人間失蹤、不對社會貢獻及付出的港姐,張瑪莉這種會發揮港姐那 「最高影響力槓桿效果」的女子,才是沒有浪費港姐名銜的真正香港小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