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的沒落

「香港小姐」這四個字,在華人圈裡是一個經典,因為選美盛事在上世紀並不是每個地區都有舉行,或者流行,這種西方玩兒在香港很早期已盛行,當免費電視開始普及時,無綫電視很快把選美作為一個娛樂與社會文化的混合節目,並且取得極為成功成果,甚至你要說香港其中一個文化象徵,「香港小姐」也可以說是其中之一。

但近年「香港小姐」選美會流行程度日漸減退,影響漸消失,吸引力大減,當然無阻每年各有不同女士湧躍參予,但是對比起昔日大家會安在家中,拿著雜誌貼心水佳麗,到今天有網上投票,但有時候會有網民作為取笑佳麗的玩兒時,便可見到今天的「香港小姐」在港人的心目中,吸引力、認受性已經今非昔比。

當然富豪選妃的目的,至今仍然未減退,不過平民百姓再也沒有細心留意。

現時無綫電視台每年都有幾個大型的綜藝節目視為鎮台之寶,如台慶、歡樂滿東華以及港姐,這三個是該台的歷來最受市民歡迎的電視綜藝節目。以往每年的港姐盛事,甚至有分準決賽和決賽,已增加競賽的吸引力和收視,現在只有一輪決賽在當晚直播,準決賽或者外圍賽已經不會現場直播,因為心知收視不佳,也免浪費成本去播放。以往香港市民到港姐決賽當晚,拿起「明周」、「清新周刊」、「香港電視」等娛樂雜誌選心水佳麗。當然這是因為當時娛樂的選擇較少,所以市民會特別留意,但其實更重要是製作上的水平沒有因時代而不斷進步,反而為了節約而不斷把製作的品質倒退,使觀眾流失嚴重,有如使港姐成為勉強做下去的歷史包袱節目。

以往無綫在製作港姐節目,可謂極高水平,一些很成功的環節在海外也曾經拿到國際獎項,如張國榮和劉嘉玲在港姐的表演環節以及鄭少秋和張天愛再配上動畫的表現,都拿了海外獎項,這顯示出當時香港的電視水平是達到國際級數,並且是領導潮流。

倘若你回看這些節目,你或會說很粗造,但是要明白那個時代的技術能夠做到這水平,亞太地區沒有多少個能夠成功做得到。這也是為何當時無綫電視能夠成功稱霸亞太地區領導市場是當然有其理由。

時至今天,成本慳皮、製作無新意的情況下,香港小姐每年都不會成為太大的吸引力綜藝節目,今年更覺得無綫「HEA」住做,單是留意評判團便知道無綫簡直視香港小姐作為四五線的品質去看待,以往評判團當中,不乏城中著名人士,不是太平紳士,就有大學教授、校長、著名時裝設計師之類,這樣的目的是讓選美的品牌能夠得到提升,因為這代表着能夠獲獎的佳麗是經過較高選評的眼光去鑑定,這樣其實是間接提升香港小姐品牌,這是炫耀性消費的一種,試問一個太平紳士和一個三流藝員去品評的時候,大眾的取向會是如何?這是很現實,自然會傾向前者。

但是今天無綫的選美,連肥媽都可以做「星級評判」,一眾評判有大半是無綫自己的合約藝員,還要說是「星級評判」,這種品牌包裝無疑是使「香港小姐」的認受性降低,大眾對「香港小姐」的格調自然不再看重,只會視之為無綫合約藝員一個,而不是昔日認為代表香港作為親善大使的一員,因為肥媽會找港姐同你食平啲,而不是貴啲啲。

這並不是批評肥媽的節目問題,而是不同類型的節目理應用不同的方法去表達,倘若無綫是找一個電視才藝小姐,找肥媽或者會好過找太平紳士,因為肥媽的專業是找個能夠在綜藝節目上有吸引觀眾的人,但是「香港小姐」由當年到今天,一直是開宗名義是說「香港的親善大使」,其形象需要高貴時,那評審的方法自然有所不同。

至於製作方面更是每況越下,以往港姐會在紅館舉行,在這種大型的場館表演,在視覺上便會有更大的吸引力,壓軸表演有四大天皇等等,製作又不馬虎,今天卻移師到無綫自己的綜藝場館,場細使視覺上有很大的局限外,還要再沒有大型的製作表演,只找一個李克勤企定定唱歌的慳水演唱,最多找來一個Robotbuddy來大賣MyTV Super的可笑機械人硬銷推廣自家產品,完全沒有規劃主題,這顯示製作團隊沒有計劃、沒有資源,更沒有心機去完成一個每年視之為大型綜藝節目,今天只淪為「為做而做」,交行貨去充節目時間表的一個普通過普通的電視節目。

港姐每況越下和沒落,不無道理。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