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悔過書適得其反

銅鑼灣書店事件促使兩地檢討「通報機制」,同意白紙黑字寫明「堅持『一國兩制』方針」,「秉持『依法辦事、求同存異、雙向互惠、保障人權』原則」等。

上述句子無助提高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沒觸及問題核心,沒處理香港人最關心的內地「執法人員」越境「執法」、港人在內地被強制拘留、逼寫悔過書、拍片認罪、被押回香港「取證」等問題。

要「罪犯」親筆寫悔過書,富中國特色,按寧波市公安局版本,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承認非法售賣未經許可書籍的罪行,寫下悔過書,又主動寫不聘請律師、不會見家人的聲明。

今年選管會要求所有參選人簽署「確認書」,有個別參選人要交代是否「仍然繼續主張和推動香港獨立?」性質近似悔過書,於是有參選人刪掉舊臉書,有歌頌「I love Basic Law」,有親吻大型《基本法》紙版,是戲言或是真心,留待市民判斷。真正選舉,由選民選擇,而不是由選舉主任任意篩選。

梁特政府打開口牌,新安排目的是封殺港獨,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六問」是否讓這些人進入議會,但打壓未見成效,已呈現多個深遠影響:政治審查參選人,干預公平公正選舉,不惜賠上選舉管理委員會和選舉事務處的中立性;損害了受《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參選權和被選權。梁特被叫下台的時勢中,炒起港獨成為選舉主要議題,正中梁特下懷。

最新民調結果,近七成港人支持維持「一國兩制」,但亦有一成七支持港獨。要民心回歸,不能靠逼簽「悔過書」,而是要令人看到「兩制」得到尊重,《基本法》所承諾的普選得以落實。拍片認罪這伎倆,騙得誰?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7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