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思潮湧現 梁特連任機會反增

內地高官今年日子應該絕不好過。「巴拿馬文件」固然是重磅炸彈,但今年9月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也勢將引發一場內地版的「官場現形記」。

自從「香港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流產後,港獨勢頭一發不可收拾。面對此一大變,各有關官員氣急敗壞,各自想辦法開脫責任。綜合傳媒報道,他們的招數不外3式。

第一式:淡化港獨問題。港澳辦副主任馮巍今年3月時就稱:「港獨絕非社會主流。」可是馮巍無法迴避的是,新成立的香港民族黨固然開宗明義支持港獨,另一青年人新政黨香港眾志也「不排除港獨選項」。而30多名泛民中青代的《香港前途決議文》,也明言宣示「本土轉型」,倡議「內部自決」。他們立場偏向不支持港獨,但卻不會排除港獨在自決選項之中。

第二式:把前人也扯下水。負責當「爛頭卒」的,巧合地也是港澳辦副主任馮巍。也是今年3月,他在接受香港《南華早報》專訪時聲稱:「港獨10多年前已有出現。」(註1)他所指的「10多年前已有出現」,大概是指10多年前,當時擔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所長的朱育誠,曾指香港民主派「搞港獨」。朱育誠當年指控「搞港獨」的,就是後來跟中央政府「密室談判」,甚至現在仍明言「反對港獨」的香港民主黨!

第三式:找代罪羔羊。如果港獨出現不關所有內地官員事,那麼找梁振英來負全責,似乎就是最「圓滿」的出路。即使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結果如何不利建制派,只要有梁振英出來扛起責任就好了!

自從梁振英家族鬧出「特事特辦」機場風波後,內地政府似乎有意跟梁振英切割。《人民日報》刊登文章,不點名指出「特事特辦還是少些好」;另有評論家指出俗稱「西環」的中聯辦可能現在也氣急敗壞,生怕今年9月香港立法會選舉會被梁振英害慘。

不過,這些切割根本毫無意義可言。「特事特辦」的基因早植根內地官場。香港「政治禁書專門店」銅鑼灣書店的李波離奇失蹤,後稱「以自己方法返回內地」,不經正常通關。這次「李波事件」不就是「特事特辦」的最佳寫照嗎?

港獨萌芽 「西環」以為他們沒責任?

另外,《基本法》列明香港應最終達至普選,但後來人大硬生生出台「8.31決議」(註2)為普選「落閘」,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又硬加沒有客觀定義、基本法中沒有的「愛國愛港標準」,這不是「特事特辦」又是什麼?再者,內地支持梁振英當香港特首,也支持梁振英全面和溫和民主派決裂,最終引爆佔中運動,間接導致港獨思潮在年輕一代萌芽,難道「西環」真的以為他們沒有責任?

雖然梁振英甚大機會會成為港獨思潮乃至9月立法會選舉結果的「代罪羔羊」(其實他也是真的有罪,只是他代負內地官員的責),但這並不代表梁振英連任的機會會減少。按內地官場原則,梁振英「忍辱負重」、「代大家孭鑊」,他是立了大功,因而連任的機會反而增加!

註1:其英文原文為「Since more than a decade ago, radical forces have appeared on the political arena in Hong Kong and have had a considerable impact on Hong Kong’s political culture and functioning of the city’s political system. The trend has been developing in the past few years, as seen in the opposition to national education and the Occupy Central protests」,見2016年3月15日《南華早報》

註2:人大常委會於2014年8月31日作出了3項決定:(1)2017年有權提名特首候選人的,只有提名委員會,而人數、組成和委員的產生辦法,依舊按照現行由1200人、四大界別組成的選舉委員會產生辦法;(2)特首參選人須取得過半數提委會委員提名,才能出閘選特首;(3)限制提名委員會只能選出2至3個候選人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2016510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