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是孤立現象嗎?

8月5日當晚,我參加了一個港獨集會。

因為選舉主任用各種理由剝奪了5名參選人的參選資格——陳浩天、梁天琦、陳國強、賴綺雯加上中出羊子,個個都是「香港前途」、「港獨」滿天飛的人物。一個港獨性格那麼強的陣容,用幾日時間號召,竟叫出了至少逾千人來,塞滿整個政總之前的添馬公園。

在集會上,我看到很多年輕人,也有很多中老年人,當中不乏西裝革履者。他們來這個黑暗的公園尋找什麼?我本不知道,直至陳浩天上台演講,大喊「香港獨立!」所有群眾都一起喊出這4個字。他們來追求的,原來真是香港獨立。一個禁忌的詞語,一個被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一齊封禁了二三十年的詞語。

港獨是一個孤立的現象嗎?是王光亞在《紫荊》雜誌的訪問說的,港獨僅僅是因為「青年人的社會、經濟壓力很大」、「有一個成長的躁動期」嗎?那麼在現場的叔叔、嬸嬸、伯伯、婆婆,又如何解釋?

當權者加強了青年領袖道德力量

本土派時常嘲笑道德感召,因為以往想搞道德感召的人或議題,本身就不具備道德力量,或道德力量正不斷喪失。道德在政治上的確是有強大力量,而且是非理性的,無法說服。例如七一、「建設民主中國」,以前也充滿道德力量,因此儀式再多,香港人都參與。

「香港獨立」困難一點,還是「建設民主中國」比較困難,我不清楚,兩樣都肯定困難。亦因此,支持這條困難的政治路,也成為了道德的彰顯。過往香港人因為目睹中國苦難,而自己得庇於英治,逃過中國的政治災難,有不必要的罪惡感,因此「建設民主中國」成為道德政治的投射。愚公移山的人,便有一陣烈士的悲壯和光環。

無可否認,泛民過往可以與建制派鬥爭的,就是這股愚公移山的道德光環。而這股力量,港獨政治人物都可以擁有。

支持「香港獨立」,會有後果,連選舉資格都會被剝奪,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一齊沒了。經過8月5日這晚,「香港獨立」已經與「建設」什麼、「平反」什麼,一樣成為一個令人同情、理解的政治理想。而對於「香港獨立」的同情和理解,還在上升的階梯。為什麼有這種改變呢?不是港獨很容易,而是它背後有一套道德追求,而顯而易見的是,當權者加強了這些青年領袖的道德力量。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