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派沒有出路

從確認書及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可見,中央和特區政府對於打壓港獨分子和分離主義勢力的態度是非常堅決的,絕不容許其滲透至香港的政治體制之內。事實上,香港是實行「一國兩制」的地方,《基本法》是香港的憲法性法律,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法理框架下,港獨和分離主義勢力是沒有法理上的生存空間的,中央和特區政府絕對有充足的法理手段壓抑港獨。分離主義勢力想在法理上和政治體制內作出反擊,注定徒勞無功。在作用力愈大,反作用力愈大的原則下,倘若港獨和分離主義勢力放肆下去,可以預期中央和特區政府將愈不客氣,難免推出更多的法理招數應對港獨勢力,例如盡快立法基本法第23條等。

這絕非危言聳聽,試想一下,中央和特區政府過去幾年先後推出了「白皮書」、確認書,對基本法第104條作出釋法,中央官員對「一國兩制」亦提出了不少新論述,例如提出「一國兩制再啟蒙」,指出「一國兩制」的根本宗旨是要保障國家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中央擁有香港的「全面管治權」等。這些被視為較傾向「一國」或收緊性的論述,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法理框架下全都說得通、有理有據,但為什麼直至近年才提出來?正如反對派在宣誓時「玩嘢」,其實並非新鮮動作,早幾年已出現了,為何今時今日才釋法以阻撓?背後的原因,除了領導們的判斷外,又豈會與近年由反對派和分離主義勢力所鼓吹的論述和行動沒有關係?

過去幾年,香港先後發生了衝擊軍營、倡議港獨、襲擊和辱罵內地旅客、佔中、旺角騷亂、辱華宣誓等惡劣事件,發生的頻密度愈來愈高,程度愈來愈激烈和暴力,國家主權和安全所受到的威脅愈來愈嚴重,中央豈能無動於中?作出一定程度的回應和制約,完全是可以預期的,亦非不可理喻。近日,港獨分子先後遠赴台灣和日本,與蒙獨勢力和台獨勢力連結,游蕙禎更擬致函蔡英文,要求關注新界主權問題,結果鬧出了國際笑話,前幾天更有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收到從日本寄來的信件,聲稱將侵略「支那」政權。這一切一切,都只會加深中央在國家安全上的憂慮,並被迫作出更強硬的回應。

與其害人害己 不如實事求是

筆者再次強調,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法理和政治體制是容不下港獨勢力的,而港獨勢力所面對的對手,除了特區政府和建制派外,還有中央政府和整個國家,港獨派有勝算嗎?港獨派無論如何是贏不了整個國家的,繼續走下去,至多可能毁了香港、拉香港人陪葬,這對於港人或港獨派有益處嗎?港獨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與其害人害己,不如實事求是一點,回歸「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理性框架,在政治現實中推動經濟進步、民生進步、民主進步。港獨派經常說要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理性務實」何嘗不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