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議題的專業管理

行政長官和教育局長最近在處理學校的港獨議題上,需要好好地平衡行政手段、教育目標和專業管理以及公共行政管理之間的關係。

在中學和大學新學年開始之際,突然冒出20多個聲稱鼓吹港獨的中學生組織,而據報大專院校將逐一湧現支持港獨的學生會。這的確令人擔心:港獨思潮、組織和活動是否會在中學和大專院校蔓延?

為了盡快防止這個可能性,行政長官表示明確的反對態度、教育局長邀請辦學團體代表見面商討,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在學校有沒有討論港獨的空間、教師如在校內鼓吹港獨會否被取消註冊教師資格等問題上,兩人的言論前後不一致,令辦學團體和前線教育工作者甚為困擾。

這種令人無所適從的混亂,顯示了在倉卒之間採用行政手段的不足,需要同時從教育目標和專業管理的角度,去更有效地應對及解決問題。

我們要面對一個現實,社會上的對立政治已波及校園。中小學是未成年兒童和少年求學成長的地方,必須保護免其淪為政治場所。但是,學校同時又是教育學生的地方,在傳授知識及幫助他們學會學習之外,也要教導他們有理性思考能力、明辨是非。

是否容許校內論港獨 應讓校方決定

無論是政府官員、辦學團體或學校領導,隨便說一句「學校沒有討論港獨的空間」、「禁止在學校討論港獨」,是放棄了學校應教育學生理性思考的重要功能,拱手將意識形態影響讓給校外的激進分子和港獨人士。青少年的本性,是追求成長為獨立自主的成年人。採取高壓式的行政手段,不准說、不准問、不准討論,只會令他們沒有機會接受正面教育,讓他們更加反叛,流向港獨群組。

是否容許在校內討論港獨,應讓各個中學辦學團體和校方領導去決定,但我們亦要體諒校長和教師大多對《基本法》、一國兩制、身分認同、港獨等政治議題缺乏深入認識,並會擔心沒有能力去主持有關討論,害怕動輒得咎。故此教育局和教育團體有責任去組織、推動、支援或鼓勵學者專家去編寫有關「為何要維護一國兩制」、「為何要反對港獨」的論述和參考材料,要有說服力,避免八股式宣傳,擺事實講道理,供應學校採用,甚至可為學校提供座談會講者。

2012年推出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在政治風波中被擱置。青少年在身分認同問題上迷失,港獨思潮有可能蔓延。下一屆政府有責任去面對挑戰,思考和研究在公民教育中,如何加強國民身分認同的內容,並可令社會大多數人接受(這不一定是以科目形式進行)。

至於大學方面,由於學生都是成年人,政府應該尊重院校自主,而大學當局亦只能表示反對港獨的立場,盡力維護校園內的學習環境。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最近作出聲明,指出大學管理層認為港獨不切實際,亦不符合大學最佳福祉,大學絕不容許暴力,以及帶仇恨或冒犯性行為進入校園;但重申學生享有一國兩制下賦予的言論自由,當中包括敏感議題。這個論述無疑是專業和恰當的。特區政府不應企圖指令各大專院校怎樣做。

有人戲言現任行政長官是「港獨之父」,是否如此是見仁見智;但回歸10多年後,在他任內,港獨思潮、組織和行動在青少年當中出現和擴散,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特首不單要負起防止港獨繼續發展的政治責任,更要負起公共行政方面的專業領導管理責任。

幾年來的身分認同問題,發展到現在的港獨問題,特首是否應該領導有關部門進行反思檢討?是否應該深入調查研究原因,找出有效的應對策略、政策與辦法?是否應該尋求改善施政和政府運作的方法,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任?是否應該諮詢支持一國兩制的各界團體和人士的意見,爭取社會共識?是否應在行政會議上認真討論如此重大的議題,聽取成員們的建議?

治大國若烹小鮮

香港賴以成功的因素之一,是政府和各行各業的管理質素。專業管理講究細緻、分析、數字、概念、道理、程序、效率、效益、法例、規則等,因此重視研究討論、比較不同方案、評估得失、徵詢專家和有關人士的意見、參考有關規章法例、遵守專業道德與慣例、預期各種風險等等。

在社會複雜多變的情况下,我們期望特首和問責官員不是依賴倉卒決定的行政手段(有時會接近粗糙),更要堅持有效的專業管理。今屆特區政府推出的「零雙非政策」、「港人港地」、選管會增加參選人簽署「確認書」的要求等等例子,都反映了這種考慮不周全,以致引起更多問題和質疑的行政手段的缺點。

老子說「治大國若烹小鮮」,講的就是精細的專業管理。對於身分認同、國民教育、港獨這些意識形態和政治議題,對於充滿理想熱情和缺乏耐性的年輕一代,更加需要認真、細緻、靈活、耐心和聰明的處理。

(編按:港獨議題近期成為城中熱門話題,在校園內如何對待港獨話題也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港獨思潮是如何萌芽和興起的?港獨思潮為何會成為當今社會的熱話?它與當今香港社會的政治經濟狀况有怎樣的關係?政府限制主張港獨者參選,以及限制港獨理論在校園傳播的措施是否有效?這些問題,都是市民揮之不去的疑問。《明報》觀點版邀請了各界人士撰文,期望展開一場平和理性、擺事實講道理的討論,以增進讀者對此議題的了解。開學在即,我們從「校園與港獨」專題作為開端,希望逐步帶出更寬闊的視角。)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