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英政府滅村 中國在說什麼?

為解決居住問題,香港政府曾一度興建兩層高的平房,例如又名博愛村的東頭平房區,早在五○年代初已經建成,屬黃大仙區內最早興建的公營房屋,後來在附近政府又興建了培民村平房區,屬同類房屋。不過,這類平房式的安置不能有效地解決當時龐大的住屋需求,於是,政府在五○年代中,開始大批收買舊村土地,以興建容納更多居民的七層徙置大廈。在這新的房屋政策之下,政府在收地事情上加大了規模。一九五七年清拆竹園村,就是為了擴大已經開始的黃大仙七層徙置大廈興建計劃。

限時遷拆:竹園村

林氏世居蒲崗村和竹園村,但日佔時期蒲崗村因在啟德擴展工程之內被拆。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香港光復,但蒲崗村並未能因此復村,香港政府在石水渠以內發展工業區,命名新蒲崗。蒲崗村既毁,林氏在九龍的世居只剩下竹園村。竹園村在戰後的變化很大。黃大仙祠的發展,每天都吸引了許多進香客;另外,香港工業的突飛猛進,使到竹園除了傳統的農業外,還有不少小型工廠。在一九五七年的《文匯報》對竹園村有如下的描述:「……竹園村的正街及竹園道上,房屋林立兩旁,小型商肆相繼開設,其中以香店及素食店較多,但自部分外省佬及上海人遷入之後,還設有許多上海的小食店、理髮店、南貨店及洗染店,同時還有一些廠家在外圍設廠,包括織造及機器廠等,這樣,竹園村就逐漸形成一個熱鬧的市面。」 不過,戰後竹園村的繁華景象很快便被市區重建計劃改變。

一九五七年一月二十二日,竹園村正街六十間舖戶接港府徙置事務處通知,限於一月內遷拆。居民於接到通知後,臨時組織請願團要求港督收回成命。孰知在等候港督批示期間,港府已經刊登憲報,宣布收回竹園區大批地段。竹園村的遷拆,使附近同樣受到政府收地威脅的九條鄉村聯合起來,向政府爭取停止遷拆。三月十一日,衙前圍村、沙埔村、牛池灣村、大磡村、元嶺村、沙地園村、坪頂村、坪石村、牛頭角村,連同竹園村組成「九龍十鄉聯合支援竹園村民會」。三月十四日,九龍十鄉聯合支援竹園村民會在牛池灣鄉公所召開第一次代表大會,選出牛池灣鄉為主席鄉,並決定臨時辦事處設在牛池灣鄉公所。三月二十六日,代表大會假中華總商會選出牛池灣鄉鄉長廖伙為主席。四月十三日,位於九龍最東部的茶果嶺村、鯉魚門村和茜草灣村也相繼加入,組織遂改名為「九龍十三鄉聯合支援竹園村民會」。

中國政府:正常生活必須受到尊重

九龍十三鄉聯合支援竹園村民會曾尋求各方的支持,要求停止遷拆竹園,或為村民爭取較佳賠償。

五月三日,港府公布即將在老虎岩徙置區內興建一座設備齊全大廈。緊隨這個公布,徙置事務處令竹園居民於五月十三日前辦理搬遷手續,否則被視為已經自行安排搬遷計劃,不會被徙置至上述的老虎岩七層平民樓宇區。

五月十日,九龍十三鄉聯合支援竹園村民會開緊急大會,要求港府停止清拆竹園村。在港府拒絕後,十三鄉村民會分別訪輔政司、華民政務司、新界鄉議局、中華總商會,以及許多官商名流和華人代表尋求支持。對九龍十三鄉聯合支援竹園村民會的支持最為積極的,可算是當時的左派農會組織「僑港種植總公會」。

六月十七日,僑港種植總工會召開理監事及區代表會議。會上,全體理監事及區代表紛紛發言說:九龍十三鄉一旦被拆遷及收回田地,鄉民的生活將陷於顛沛流離、傾家蕩產的慘况,以及走向失業、飢餓的道路。正因為十三鄉鄉民大多數是農友,與種植唇齒相依、血肉相聯,因此一致表示對十三鄉鄉民關懷及同情,以及支持十三鄉鄉民所提出的要求。

六月二十五日,竹園村第一輪清拆行動開始。由於許多村民留在屋內不願離開,早上八時許,警方已派出大批軍裝警員到達現場,另有十餘輛卡車分載戴鋼盔、持藤牌、配備防毒面具的防暴警員,前往附近地方駐守,以備不虞。佈防以後,徙置事務處人員和工務局人員開始進入現場清拆。這次因遷拆而受影響的居民共一百三十八戶,人數達四百八十餘人,列入被遷拆的民居三十一間,商店十八間。遷拆過程中,由於警方嚴陣以待,所以頗為順利,但村民痛哭、暈厥在在所有,有一農婦甚至欲操刀自裁,幸被制止。

在遷拆的過程中,九龍十三鄉聯合支援竹園村民會盡力協助受影響的村民,包括籌搭帆布大棚準備收容無地容身的被拆遷居民,在現場派發食物,並且開「訴苦大會」,讓居民的聲音透過記者令其他香港居民了解。最令居民鼓舞的,是組織得到中國政府的支持。七月二十四日,中國外交部照會英國駐華代辦處,照會部分內容如下:「中國政府嚴正地聲明:香港英國當局強迫中國居民遷移和拆毁他們居住的房屋和賴以為生的田園財產是嚴重地破壞了當地中國居民的傳統權利,威脅他們的正常生活,並且造成中國居民巨大的財產損失。對此,中國政府向英國政府提出嚴重的抗議,並且要求英國政府和香港當局立即停止執行強迫中國居民遷移和毁壞他們的房屋和田園財產的無理措施,並且對已經被強迫遷移的中國居民給予公平的賠償。香港和九龍的中國居民的傳統權利和正常生活必須受到尊重,否則,因此產生的一切後果,應該由英國政府和香港英國當局負責。」

「東九龍居民委員會」前世今生

中國外交部的照會也許令村民在爭取賠償的過程中獲得巨大的聲勢,卻沒有阻慢香港政府拆遷竹園的步伐。第二輪遷拆在七月二十五日開始,而竹園村正街西一、二段一帶商店民房亦陸續受到通知,須於九月五日、九月十三日和九月二十日三個限期遷出。對此,中國政府表示強烈不滿。九月十日,外交部再次向香港英國當局強烈抗議。

在強烈的抗議聲中,竹園村在一九五七年底差不多完全被遷拆。雖然如此,九龍十三鄉聯合支援竹園村民會仍然運作,並在當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日易名為「九龍十三鄉委員會」,以坪石村二號的三山國王廟為會址,為東九龍區原村居民在市區重建的過程中繼續爭取安置和賠償。隨着會務性質的擴大,一九八六年再易名為「東九龍居民委員會」,並購置新蒲崗彩虹道三十四號五樓為新辦事處。

政府清拆竹園和其他舊村後,便加速建築七層徙置大廈,包括了一九五七年落成的老虎岩徙置區和黃大仙下邨、一九六○年和一九六一年的新東頭邨一二期、一九六二年的橫頭磡邨和一九六四年的慈雲山邨等等。居住環境較好的廉租屋,包括了一九六三年入伙的彩虹邨以及一九六四年的黃大仙上邨等等。不是所有受影響的居民都是立即上樓的,但樓宇上的單位卻是他們最後的歸宿。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按:昔日港英政府滅村時,中國政府嚴厲譴責。近年新界各地面臨滅村,例如菜園村,為的卻是配合國家發展:毁村,是為了建高鐵。古今比照,情何以堪。今天,本版續刊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張瑞威作品,看看昔日九龍滅村的各方反應,以及滅村背景。

作者簡介: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副系主任、比較及公眾史學文學碩士課程總監。生於斯,長於斯,作者一直對香港土地歷史情有獨鍾。2013年出版《拆村:消逝的九龍村落》,是他有關研究的一次總結。

[文.張瑞威/編輯.袁兆昌/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10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