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豬就在你身邊

寫了〈阿叻這類人〉,收到讀者洋洋幾百字的電郵。讀者與我同宗,但立場和我南轅北轍,他清楚表明,我是「非我族類」,當然其心必異。

這位吳先生,一開始就自報家門,表明受過西方高深教育:「包括在本港教會名英文小、中學12年,美國長春藤大學畢業並進修碩士學位」,他說:「但本人對國家的認同,與閣下有天淵之別。」十分慚愧,小弟中小學念的都不是名校,也沒有放洋留過學,讀的只是殖民地土產番書。

我引述阿叻的說法:「因為呢個國家唔係你嘅、唔係你打出嚟嘅呢個天下」,吳先生表示相當認同,更用他的歷史觀作進一步闡述:「要知中國這貳三千年來,都是受秦漢定下的政治模式運行,家天下的思維深入民間。共產黨打下天下,這天下就歸它家管,直至它墮落至要由別家來打敗它。您所講的民選政黨輪替今天在我國還沒有民意基礎,行不通的。」

論點其實沒有甚麼新意,早聽得耳朵起繭了,無非就是「不符合國情」、「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這些老生常談,都是共產黨的舊調。不過,舉出秦漢定下的政治模式,來說明家天下深入民心,是中國幾千年歷史的必然,面不紅氣不喘的講出這種論述,比中共的「歷史選擇論」更勝一籌,比阿叻的市井表述不知高了多少個層次,不愧為美國長春藤大學的畢業生。

不過問題來了,如果讀者吳先生的理論是對的話,那麼,孫中山鬧革命推翻腐敗的滿清皇朝,根本不應成立甚麼民選國會,搞那個甚麼撈什子的走向共和,由孫一世傳給孫二世,繼續由孫家坐那打回來的天下好了。

後來袁世凱復辟稱帝,又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根據讀者吳先生的邏輯,袁世凱的路是走對了,這就是秦漢定下來家天下的政治模式,孫中山要建立的共和體制,在我國還沒有民意基礎,根本行不通。

在西方留學這麼多年,讀到碩士學位,思想仍然停留在長辮子的那個年代,恕我不客氣的說,算是白讀了。

但悲哀的是,像阿叻、讀者吳先生這種觀點的人,梗有一個喺左近,與在哪裡讀書、受過多少教育無關。阿叻這類人,絕不是少數,港豬,就在你身邊。

原文載於2016年1月1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