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和平獎

有美國議員提名雙學三子和佔中運動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令一眾民主派人士及其支持者興奮莫名。翻查資料,根據諾貝爾遺囑,和平獎的宗旨是表揚「為促進民族國家團結友好、取消或裁減軍備以及為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傳盡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貢獻的人」。然而,和平獎一直被視為政治鬥爭工具,爭議之聲不絕:甘地獲五次提名亦未能獲獎,而希特拉、斯大林、墨索里尼卻獲提名。

也有不少長期受禁錮而仍倡議以和平方式爭取公義的人獲獎,如曼德拉、昂山素姬和劉曉波等;但若論為爭取核心價值而付出最多者,例如天安門的學生卻從未獲提名。若雙學三子被監禁數月便可獲和平獎,將會是史無前例。

和平獎有時也會頒予敵對兩方同時致力以和平方式解決紛爭的例子,例如美國的基辛格與越南的黎德壽;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和以色列的拉賓與佩雷斯;曼德拉與南非當權者德克拉克等。當然,佔中運動能持續七十九天後和平結束亦當有賴特區政府長期克制,避免出現衝突情况。從這邏輯看,不知是否也需提名梁振英。

若雙學三子和佔中運動真的獲獎,對特區的和平將會有何影響?從各方公開回應來看,北京當權者會否對以溝通對話解決問題感到心灰意冷?抗爭者會否更不可一世、堅持己見而令特區政治形勢更不能走向「和平」?實在難以估計。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