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我們的明天便是這樣

司徒華患了癌症,他們說:「你癌症上腦了!」袁國強有腸患,他們說:「希望你有腸癌!」蔡若蓮的長子去世了,他們說:「恭喜!」什麼時候我們的年輕人變得這樣惡毒,充滿着這麼多仇恨?有人解說,他們不一定是民主派,但事實是一向勇於搶佔道德最高地,絲毫不會放過任何機會譴責他人的民主派領袖,每遇上這些事件卻哼也不哼一聲;便是避無可避,迫不得已要批評,也總是要多加一句:「噢!大家要想想背後有什麼原因!」意思是說,怎樣的無良,如何的令人齒冷,也是社會的錯、別人的錯,值得原諒。抱歉,有些事情錯的便是錯。大家談的不是政治,只是一些基本倫常道德、做人的基本素質,所以不要拿政治來開脫。

又有人解說,因為對方邪惡,因為對方做盡壞事。抱歉,這也不是理由;他人犯罪與你何干?為何你也要犯罪?正正是因為對方做得不對,所以你才更要表現你的人格、你的氣量、你的風骨。政治不應是鬥骯髒、鬥狠毒、鬥沒人性;政治是要顯示自己的價值觀乃值得他人認同和敬重。

又有人解說,年輕人只是一時氣憤。抱歉,這更不是理由。今天你詛咒他人,落井下石,他朝得勢,當真由你當家作主時,那還得了?民主暴政便是由此而來。也不能說這是「言論自由」,胡適說得好:「包容是自由的基礎,有包容大家才可以享受自由。」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不配享有自由;因為自由只會是他們做錯事的擋箭牌。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我要寫這篇文章,我嫌他們詛咒我還不夠嗎?我還沒有受夠侮辱嗎?我只可以說,著名政治哲學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曾說過:「邪惡要獲得勝利,只需好人袖手旁觀。」正正是沉默而袖手旁觀的人實在太多了,再不站起來發聲,我們的明天便是這樣。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