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教育與政治

近日有議員發起簽名運動,要求罷免一位法律系教授;見文之日,已遠超五萬簽名。事件令我想起與某一位港大法律系學生的對話。他是一位英國回流學生,在港大推行多年的「事業師徒制」(Mentorship Program)下被推薦為我的「徒弟」。他在我和另一位同學面前抱怨,法律系教授有強烈政治傾向,只着重解說他認同的派別,卻不時貶低或奚落其他不同的政治思想。他皺着眉跟我說:「我以為大學教育是給予學生平衡的資料和知識,讓學生自己去選擇對錯喜惡。怎麼香港的教授是這樣?」我無言以對。過了不久,他告訴我他要退學,轉到倫敦修讀法律去了;亦因如此,我們可能流失了一位能獨立思考的年輕人才。

不是說學生不宜談政治,只是覺得教育與政治不應互相侵染。道理很簡單,不是宗教團體主辦的學校不會強推某一宗教,否則這與美國拿着飛機大炮,四處強迫他人奉行美式民主有什麼分別?

在一個文明多元社會中,培育年輕人應以擴闊他們的視野和知識為主軸。我們不要忘記,在無障礙下接觸不同信息和資料,令每個人能作出自由選擇,不但是一重要核心價值,亦是基本人權要求。莘莘學子如一張白紙,我們不應在他們心智未成熟前便妄自為他們塗上一己喜歡的顏色。這不是教育,這是剝奪他們自由選擇之行為。

我絕對不是在批評這些教授的政見。我與很多人一樣也是心向民主;但這樣得來的民主並非正途。老師對學生應該是循循善誘,而非以填鴨式強行製造自己信奉的政治理念支持者;更不應在校園裏塑造一種唯我獨尊的政治氣氛,令持有不同政見的學生噤若寒蟬,盡量避免公開自己對政治的看法。我難以怪責這位放棄香港大學法律系的「徒弟」,只是想不到我們的社會竟然淪落至此;對立撕裂竟源自堂堂學府,實在令人萬般無奈及痛心!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