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民粹的下一站……

自古希臘以來,不少政治學者皆認為,民主的下一站便是階級鬥爭。傳統而言,一般人認為民主是人民有依據的抉擇(informed decision),而民粹則是政客以煽情的手法推動民意,走向極端。民粹主義者依賴大多數人的簡單取向,多數由個人利益出發,與不同階層的持份者提出控訴,展開鬥爭。

民粹主義不一定由政客推動;有些人可能沒有政治目的,但卻希望民意能幫助他們達到某一假想結果,不知不覺間便造就了民粹主義抬頭。最近所謂土地大辯論便是最好不過的例子。我不相信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有任何政治目的,但他把香港「權貴」與劏房住客推往對立面,不難令人聯想到打倒「富人」專利這口號,正是一般民粹主義者的操作模式。

翻查資料:香港經註冊的高爾夫球場運動員超過一萬三千人(相比網球協會只得三千註冊會員),沒有註冊的愛好者更肯定數以萬計。我們每年最少有四十項國際賽事,絕大部分皆在粉嶺高爾夫球場舉行。由此可見,高球運動在香港絕不是一種只有富貴少數人參與的運動。

從另一角度看,香港到一九九六年止,填海面積共六千公頃;特別在港島,很多人均生活在填海土地上。與新加坡相比,後者自一九六五年起,填海佔總面積百分之廿二,是最大的土地來源。今天填海技術早已突飛猛進,要徹底解決香港房屋問題,除了填海,別無他法。那為何沒有人討論這課題?特區政府在這方面也難辭其咎,重大如房屋土地問題,怎可恍若事不關己地拋出來,讓社會作毫無方向性地「辯論」?政府是社會的領導者,在重大議題上應負起領導地位,怎可容許階級鬥爭的計時炸彈隨時爆發?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