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為遼寧號訪港自豪

上星期一個早上的清晨時分,我坐在電視機前看着「遼寧號」駛進香港水域,一時感慨萬千。那天是七月七日,八十年前,中國便是在這天再次被外人侵略蹂躪,開始八年抗戰的噩夢,幾近亡國。「遼寧號」不是什麼軍事或科研石破天驚之作,但在盧溝橋事件八十周年早上看見它,其象徵意義卻是不言而喻。

中國數千年歷史,故步自封,從來不作侵略他邦之想;只因我們歷來只着重發展文化而忽略軍備,歷史才寫滿了被外族入侵的章節。元清之入侵、八國聯軍,以至日本軍國之欺凌,令中華兒女受盡屈辱。到了今天,國家防衛力量才可說正起步追趕國際水平,但這過程確實是充滿着辛酸血淚。

殖民地時代,特別在越戰時代,美國第七艦隊經常訪港。那些年,我經常在灣仔酒吧彈唱為生。美國艦隊之到訪,對我們來說,除了額外收入有望外,是毫無感覺的。相反,額外收入同時換來的代價,是忍受着美國海軍那種視港人如無物的傲慢態度;但身為殖民社會的一分子,我們又可以說什麼、做什麼?

今天的感覺卻是完全不同了。在此清晨,不禁慨嘆中國過去八十年的屈辱圖騰之餘,卻平添了一份小小的自豪感。沒錯,新中國在人權、民主、自由和法治多方面尚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今天中國大致上國泰民安,各大省市井井有條。如果你有機會到內地走走的話,你不敢相信,這是一個過去百多年來積弱已久的地方。身為一個中國人,能不期許在國勢穩定下來的今天,是積極改進其他核心價值的時候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14日),原文題為〈屈辱圖騰八十載〉,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