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討論與宣揚

今天香港是一個人云亦云、歪理當道的香港;一些基本的人權或核心價值也可以引來天翻地覆的爭議。最近便有港大法律教授引用同性婚姻和安樂死為例,力指為何這些課題可以在大學討論而「港獨」卻不能。有點令人目瞪口呆的是,這論點竟然也為剛訪港之國際級政客公開認同。

《基本法》有哪一條條文禁止討論同性婚姻或安樂死?實在找不到。但國家憲法與《基本法》由序言至第一條便已開宗明義說明在憲法下,特區是中國不可分離部分,大家有責任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更重要的,是「一國兩制」本身與「港獨」兩者不能共存,鼓吹「港獨」便是要推翻「一國兩制」;鼓吹推翻「一國兩制」便是鼓吹反對國家統一、破壞領土完整,其政治層面之嚴重怎可與同性婚姻或安樂死相提並論?

沒錯,《國際人權公約》第十九條確有談及言論自由因應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衛生或風化,可透過法例限制,但這不等同所有限制必須以同一尺度處理。《公約》倡議的,是合適比重(proportionality);換言之,傷害愈大,限制愈嚴謹。

同樣重要的,是討論與宣揚的分別。討論是雙向的、理性的反覆論證,互相交換意見;宣揚是單向的推動一種理念,務求更多人接納,以至奉行這種理念。討論某程度是學術性的,宣揚則是行動性的,分別是顯然易見。

事實是,當一種行為超越了應有的平衡點時,行為便須受到法律限制。這是人與人之間生活在一起的基本要求,所以自由從來也不是絕對的。我有我對「港獨」的看法,但在這裏討論的並非「港獨」的對與錯,而是社會對宣揚「港獨」應有之態度。這是簡單的大道理,不需是大學教授也應該可以明瞭。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