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濤:退出學聯正中中共下懷

港大學生會就退出學聯的公投,在贊成多於反對及投票人數超過會員人數一成下,使港大歷史性的退出學聯。對很多港大舊生而言,這是令人傷感的結果,百般無奈也只能尊重港大學生的選擇。

很多人問為什麼?或許學聯催生的雨傘運動,正是港大退聯的催化劑。今次要求退聯的主要有兩股力量:第一也是最重要的「本土派」;次者是「親共派」。雖然兩者皆不滿學聯,但前者主要不滿學聯的「大中華」立場及決策模式,以及學聯在雨傘運動後期上京請願、壟斷大台、衝擊行動進退失據等決策,而面對退聯學生的質疑,有學聯前秘書長激烈指摘「退聯班人垃×圾」,都激發更多人支持退聯。

至於「親共派」則是蓄謀已久了,早就想統戰這個「學生硬骨頭」卻不得要領。1990年代開始,中共着手準備如何控制香港,手法跟控制中國社會一樣是「高壓」和「利誘」,其精華就是「洗腦」和使社會「碎片化」。

洗腦可製造愚忠愚昧及不會也不懂反抗的國民,還以為自己很幸福,並自動自覺跟睡醒的人互相攻訐。至於「碎片化」就是控制民間團體,不能控制的就使其分裂,或以同性質外圍組織與之抗衡。社會分裂及碎片化,就不會出現具規模及有組織力的民間力量挑戰當權者,即使還有不少具獨立思想的人作零星反抗,但面對高壓和利誘,難成氣候。

今日香港僅剩為數不多的獨立團體(大律師公會、記協、學聯、教協等)仍在堅守核心價值,而港大退聯的直接結果就是戳破學界團結的神話,減低學聯代表性,削弱學生這個爭取民主的中堅力量,甚至造成退聯的骨牌效應。這是中共多年來用盡統戰、滲透等也得不到的成果。

雨傘運動令學聯聲望一度如日中天,卻埋下分裂種子。「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壞的時代」,僅希望港大退出學聯後,更堅定爭取真普選!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