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濤:馮敬恩有錯 但港大當局有大罪

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不滿校委會拖延檢討「特首必然校監制」,去年初率領逾百同學包圍校委會會議場地,阻止李國章等校委離開,李提議報警,校長馬斐森亦認為報警合理,指當日被學生推撞,感到安全受威脅。警方到場驅散人群,馮其後亦被捕及被控多項罪名,早前被判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成,代表律師李柱銘讀馮母求情信時潸然淚下。

求情信指馮敬恩成長於單親家庭,自幼家貧,更兩度患上生死攸關的絕症,第一次是小學時患急性血癌,在醫院接受一年化療,治療過程中要腰椎穿刺、打針,他都很堅強,「無嗌過一次痛,無流過一次眼淚」;馮敬恩中四頭痛發作,曾經神志不清,其後診斷為腦腫瘤,因此錢包內備有小紙張,寫着「如發現我迷路,請將我送往港大」,以備病發時之用,「他拚死守護他所愛的港大」。難怪李柱銘讀到此處就哽咽了!

雖然法庭判他有罪,但歷史將判他及同案被控的港大學生會前副會長李峯琦無罪,並會感念他們的付出和犧牲。

今次港大事件跟五四運動「火燒趙家樓」有頗多相似之處,只不過港大學生溫和得多,所受的法律制裁更嚴重。1919年五四運動,北京的大學生不滿參加巴黎和會的中國代表準備在《凡爾賽和約》上簽字,秘密將一戰戰敗國德國的山東半島權益交給日本,於是走上街頭,並將怒火對準幾名親日高官。

遊行學生衝到趙家樓胡同的交通總長曹汝霖官邸外,抗議其賣國行為。曹宅雖重門深鎖,幾名警察也不敢開槍。一名學生從大門旁的窗戶跳進去及打開大門,學生一擁而入,遍尋曹氏不果(曹早就躲起來),卻在屋內發現駐日公使章宗祥,將他痛打(50多處受傷),並放火燒毁曹宅,是為史上著名「火燒趙家樓」事件。

警員趕至拘捕了32名未及離開學生,當中20個更是北大學生。曾力阻學生上街的北大校長蔡元培聯同13位北京院校的校長全力營救,學生3天後獲釋,蔡也就此引咎辭職,並致函學生解釋:「僕深信,諸君本月四日之舉,純粹出於愛國之熱誠,僕亦國民之一,豈有不滿於諸君之理……僕所以不於五日提出辭呈者,以有少數學生被拘警署,不得不立於校長之地位以為之盡力也……」

歷史倒退 莫此為甚

相比之前北京的大學生,港大學生包圍及衝擊校委簡直就是小事一樁。北京的大學生痛打高官、火燒官邸,當然有錯且有罪,但歷史已證明,蔡元培等校長及學生們是國之英雄,救國家於危難,最後也因學生的激烈抗議,中國代表拒絕在和約上簽署,力保山東半島免落日本手上。98年後的港大,校長等管理層非但沒保護好學生,反落井下石,將滿腔愛校護校熱情的學生推向鐵窗。歷史之倒退,莫此為甚!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