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鏗鏘集》,請用事實來說服我

港台《鏗鏘集》的「三中商」報道,「揭開」三中商(三聯、中華、商務)背後大老闆是中聯辦,成為城中熱話,它又借路人之口:「咁即係佢哋玩晒!」指控它壟斷巿場,不讓一些傘運的書上架,扼殺了政治異見者的話語空間。

三中商在香港屹立多年,屬國有產業,行內人人皆知。《鏗鏘集》在查冊中,也找到相關資料,訪問三中商前高層蕭滋和李祖澤,也坦言其事,問題是仍在職的人不肯回答,怕說錯話,僅此而已。傘運觸碰港獨底線,正如港獨人士不能選議員一樣,作為經營者是可以有其政策的。

我經營出版社九年,所有書均由聯合物流發行,包括在三中商銷售的,從未因作者的背景或批評中共而遇到阻撓。我出過余若薇《悄悄話》、司徒華紀念文集,以及鍾祖康的文集《中國,你憑什麼?》(內地禁書)。結果,余若薇的書上了暢銷書榜,司徒華文集再版,鍾祖康的書也賣斷了。

三中商書店並未封殺本土政治人物。陳雲的《城邦主權論》、《陳雲激語錄》,黃之鋒的《我不是英雄》和《我不是細路》,可以在三中商書店或網站選購。

《鏗鏘集》以懸疑手法包裝新聞,成功吸引眼球,製造白色恐怖,但究竟有多少書被封殺呢,卻資料不全。最應該做偵查報道的地方,卻沒有交功課。單訪問一間小出版社、一間二樓書店和兩個路人,並不足以說服我。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