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中大學生會,請你告訴我……

日前,有一名操普通話的中大女生,隻身到民主牆移除「港獨」海報。她說,你們有權貼,我也有權撕,卻遭學生會人員干預及圍攻,但女生不退縮,以流利英語舌戰他們,翌日發動「#CUSU IS NOT CU」運動,提出「我們拒絕被代表,拒絕觀點霸凌,拒絕保持懦弱的緘默」,並召集同學齊集文化廣場,向中大學生會提出抗議。

如果我是中大師生,我會覺得很慚愧,為什麼香港人一直那麼懦弱?不敢挺身維護大學這片學術的淨土,維護每個同學的言論自由,任由中大學生會公然違反學生會憲章,違反一國兩制,剽竊「學生會」之名,污衊中大的校譽,在校園內公開煽動和鼓吹港獨,把有機會觸犯煽動顛覆國家罪的行為,加諸學校及同學身上,陷大學及同學於不義,這是何等卑鄙自私的行為!

中大學生會同仁,請你告訴我,為什麼「唯有港獨」,才可避免沉淪?請你訴諸理據,用文明說服我,而非夤夜鬼鬼祟祟貼橫額,被捉到時,又聲大夾惡,騎劫大學校譽和同學的信任。以為自己佔據道德高地,可以為所欲為。其實,這種行為最不道德,最違反民主自由,這種粗暴行為,才真的沉淪。

「港獨」已變成霸權,同學變成了被對抗高牆的雞蛋。當校方提出拆除橫額的要求,學生會即恐嚇將有升級行動。中大學生會同仁,校園不屬於你,你一味靠惡,和流氓有何分別?

如果作為老師,眼見大學生被犧牲,被利用,犯法坐監,卻不挺身而出,解惑授業,那麼大學是什麼?大學是社會良心,最起碼教學生要守法、尊重別人、文明理性。在學生最迷失的時候,不明辨是非,指出方向,有違教師天職。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