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十大金曲真的淪落了?

幾乎每年都獲邀看《十大金曲》,但冗長地頒豬肉獎,歌星「走馬看花」唱一小段,坐足幾小時卻有到喉不到肺的感覺,所以我今年婉拒邀請,改在家裏看,竟然出奇地精彩。原來港台耍出「移形換影」,改了節目形式叫「金曲40」。本應來「十大金曲」領獎的「現在式」年輕歌手,變了代唱「過去式」的歌。繼而搬出郭富城、譚詠麟、陳奕迅、陳潔靈、肥媽、太極、蔣志光……加埋一千歲!只因我是「老餅」,看到津津有味,我那兩位九十後和二千後的大小姐,卻眼尾也不看一下。

一邊看一邊奇怪,為何沒有「十大金曲」的頒獎典禮?原來頒獎禮神不知鬼不覺,在十二月十七日下午兩點在知專「草草過場」,純齋噏、不唱歌。港台31當天不直播第四十屆十大金曲,而是重播第十四屆十大金曲,由得熒幕上出現死去十幾年的梅艷芳、羅文領獎!

時代變了,舊有十大金曲的必贏方程式不管用,年輕一代已經不看電視、不聽廣東歌、對十大金曲沒興趣,只有大叔大嬸才看。處於尷尬境地的港台,索性「金蟬脫殼」,吃老本,起碼確保老餅的掌聲。但不耕耘,只收割,怎對得住今天?明天又怎辦?

我感謝港台製作這麼精彩的演唱會,但一個城巿,只在懷緬過去的光輝歲月,不再相信今天的歌手,捕捉今天的脈搏,是這個城巿的悲哀,是集體的淪落。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