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反「一地兩檢」的小學雞論點

高鐵「一地兩檢」這個燙手山芋般的安排,終於出爐了,一如所料,非建制派以「恐共」作為武器,力抗「一地兩檢」,以負面情緒對抗理性的安排。這種想法已經好out,落後於形勢。

我大約於十年前第一次乘搭高鐵,由天津到北京,時速三百多公里,需時只廿五分鐘,便由北京的核心區到達天津的心臟地帶,方便快捷,班次頻密,十五分鐘左右一班,高鐵大堂更光鮮美麗得像機場候機室。高鐵將幅員廣闊的中國連接起來,我當時已渴望,有一天香港可以加入高鐵的拼圖之中。

香港將會被邊緣化,還是加入中國高速增長的火車頭,加入高鐵網是一大關鍵。一地兩檢是臨門一腳的關卡。

如果反對香港納入全國高鐵網,反建制派應該一早反對興建高鐵,如果反對不成,就接受現實,而非等造價高昂的高鐵建成後,才反對「一地兩檢」,令高鐵變「廢鐵」,搵香港人笨。

反對派認為一地兩檢是「割地」,更是一派胡言。香港不是已經回歸了二十年嗎?「一國」之內竟不容「兩檢」,違反常理,是小學雞論點。「一地兩檢」在歐美行之多年,加拿大在邊境也有「一地兩檢」,在深圳灣口岸亦成功實行十年。如果擔心內地人員在港執法,解放軍已進駐香港二十年了,連佔中或旺角暴動,解放軍都紋風不動。

待香港段開通後,從深廣坐高鐵將分別僅需十五分鐘和四十八分鐘便可到達香港;往北京、上海、杭州及廈門等內地十個城市同樣可以直達,毋須轉車。反建制派究竟是以自身政治利益,還是港人利益作第一位?單看立法會放暑假前,他們在財委會拒絕加快審批公務員加薪、交通工程撥款等等,便可以知道。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8日)